当前位置: 首页人员信息库
人员信息库
刘一曼
发布时间:2014-08-21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刘一曼,女,1940年6月,生于广东省佛冈县。1957年毕业于广州市广东广雅中学。196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同年考取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生,师从徐旭生先生学习商周考古。1966年研究生毕业后留所工作至2005年退休。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殷商考古、甲骨文及中国古代铜镜。
     
  一、工作经历
   
  1972年以来,长期在河南安阳殷墟参加考古发掘工作。先后发掘过建筑基址、墓葬、祭祀坑、车马坑、骨料坑、甲骨坑等遗迹,其中有三次重大的考古发现:1973年,参加小屯南地发掘,获刻辞甲骨5335片,我主持发掘的H24坑,出土甲骨最多,达1300余片。小屯南地甲骨出土时大多有明确的地层关系,且刻辞内容丰富,对甲骨文的分期断代及商代史研究有重要意义,被学术界誉为殷墟甲骨文的第二次重大发现;1990年,参加了郭家庄160号墓的发掘,这是一座保存完整的高级贵族(武将)的墓葬,出土各类器物353件,其中青铜器293件(包括质地精良的青铜礼器41件),对研究商代的埋葬制度、青铜礼器的组合、分期等有重要意义。160号墓被评为1990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1991年主持并参加了花园庄东地H3甲骨坑的发掘,获甲骨1583片,上有刻辞的689片,以大版的卜甲为主,其中完整的刻辞卜甲达三百多版,内容新颖、丰富,对甲骨文的分期断代、“非王卜辞”及商代家族形态的研究,有很高的学术价值。花东甲骨坑,被评为1991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也被甲骨学界称之为殷墟甲骨文的第三次重大发现。

  本人曾主持过《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两个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基础课题的研究。又于1996-2009年主持夏商周断代工程(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中关于商代后期年代学研究的“殷墟甲骨分期与年代测定”课题的工作。我与课题组的几个同志,到全国各地收藏甲骨的有关单位进行取样,共取了107个刻辞卜骨、9片无字卜骨、3片骨料作为测年样品,提供给断代工程的C14测年组用AMS法(加速质谱仪)进行测年。最后,对测出的数据进行分析,大家认为所得的数据,从总体上支持了商代后期的年代框架,这一工作应当充分肯定的。
 
    二、学术成果及获奖情况
   (一)专著
     1.《小屯南地甲骨》(简称《屯南》,全书上、下册,共五分册),中华书局出版,与温明荣、曹定云、郭振录共同编著,获1993年第一届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科研成果奖。
     2.《中国古代铜镜》,文物出版社,1984年。与孔祥星合著,本人属第二作者。此书于1991年经高仓洋彰等翻译成日文,由日本中国书店出日文版,名为《图说中国古代铜镜史》。1994年台湾艺术图书公司出繁体字版,名为《中国古代铜镜史》。2003年韩国安京淑翻译成韩文出版,仍称《中国古代铜镜》。
     3.《甲骨文书籍提要》,书目文献出版社,1988年。与郭振录、徐自强合作,本人属第一作者。
     4.《中国铜镜图典》,文物出版社,1992年。与孔祥星合编,本人属第二作者。
     5.《铜镜鉴赏与收藏》,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年与孔祥星合著。本人属第二作者。
     6.《殷墟的发现与研究》,科学出版社,1994年。与郑振香、杨锡璋、陈志达、杨宝成合著。此书获得1996年第二届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科研成果奖。
     7.《安阳殷墟郭家庄商代墓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与杨锡璋合著。此书获2000年第三届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科研成果奖三等奖。
     8.《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简称《花东》,全书共六分册),云南人民出版社,2003年。与曹定云合著,本人属第一作者。此书获2007年第六届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
     9.《中国考古学•夏商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由杨锡璋、高炜主编,十人参与,本人属一般作者。
    10.《安阳小屯》,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04年。与郑振香、陈志达合著,本人属第三作者。
    11.《中国书法全集•甲骨文卷》,荣宝斋出版社,2009年。与冯时合著。
    12.《甲骨学论文集》,中华书局,2010年。与温明荣、曹定云、郭振录合著。
    13.《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简称《村中南》,全书上、下二册),云南人民出版社,2012年。与岳占伟合著,本人属第一作者。
   
(二)主要论文    
 本人发表的论文、考古报告、简报及记述性文章约百篇,其中论文六十篇,现将论文中较重要者,列举于下:
     1.《试论战国铜镜的分区》,《考古》,1985年第11期。
     2.《考古发掘与卜辞断代》,《考古》,1986年第6期。(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3.《殷墟兽骨刻辞初探》,《殷墟博物苑苑刊》创刊号,1989年。
     4.《殷墟陶文研究》,《庆祝苏秉琦考古五十五年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9年。
     5.《试论殷墟甲骨书辞》,《考古》,1991年第6期。
     6.《殷墟青铜刀》,《考古》,1993年第6期。
     7.《安阳殷墟青铜礼器组合的几个问题》,《考古学报》,1995年第4期。
     8.《安阳殷墟甲骨出土地及其相关问题》,《考古》,1997年第5期。
     9.《论安阳后冈殷墓》,《中国殷商文化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10.《殷墟郭家庄160号墓的发现及主要收获》,《考古》,1998年第9期。
    11.《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坑的发现及主要收获》,《甲骨文发现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出版,1998年。
    12.《安阳小屯西地的先商文化遗存—兼论“梅园庄一期”文化的时代》,《三代文明研究》(一),科学出版社,1999年。
    13.《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卜辞选释与初步研究》,《考古学报》,1999年第3期(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14.《殷墟车子遗迹与甲骨金文中的车字》,《中原文物》,2002年第2期。
    15.《考古学与甲骨文研究》,《考古》,1999年第10期。
    16.《论安阳殷墟墓葬青铜武器组合》,《考古》,2002年第3期。
    17.《论殷墟甲骨的埋藏状况及相关问题》,《揖芬集—张政烺先生九十华诞纪念文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年。
    18.《略论甲骨文及殷墟文物中的龙》,《21世纪中国考古学与世界考古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
    19.《殷墟花东H3卜辞中的马—兼论商代马匹的使用》,《殷都学刊》,2004年第1期。(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20.《论殷墟花园庄东地H3的记事刻辞》,《2004年安阳殷墟商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21.《花东H3祭祀卜辞研究》,《三代考古》(二),科学出版社,2006年。
    22.《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刻辞考释数则》,《考古学集刊》第16集,2006年。(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23.《殷墟考古78年》,《中国文化遗产》,2006年第3期。
    24.《殷墟新出牛尊小议—兼论衡阳出土的牺尊》,《考古》,2009年第4期。
    25.《甲骨文概论》,《中国书法全集》第一卷,荣宝斋出版社,2009年。(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26.《殷墟近出刻辞甲骨选择》,《考古学集刊》第18集,2010年(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27.《论殷墟大司空村出土的刻辞卜骨》,《古文字研究》第28辑,2010年。
    28.《甲骨金文的“ ”与殷墟“ ”墓》,《殷都学刊》,2011年第1期。
    29.《重论午组卜辞》,《甲骨文与殷商史》新二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
    30.《三论武乙、文丁卜辞》,《考古学报》,2011年第4期。(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三、治学道路、成果与创新点、治学心得
   
  本人数十年的科研工作,主要是将考古学与甲骨学相结合来研究殷商文字、研究殷商考古中的问题,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在以下几点上有所创新:
   
  (一)以考古学的方法整理发掘出土的刻辞甲骨与编篡甲骨著录。我们在整理小屯南地甲骨时,按出土单位编排甲骨,而同一个单位的甲骨则按其出土之先后顺序来编号。其次,在《屯南》的《前言》中,发表典型甲骨坑的层位、甲骨出土状况,共存陶器等,并对甲骨分期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此外,还附了部分甲骨摹本、凿钻形态图及研究文章、甲骨文的字词索引等。这些都是以前的甲骨著录所未见的。在编《花东》时,既继承了《屯南》的体例,又作了一些改进。即发表全部刻辞甲骨的摹本、彩色照片,并附有专家对龟甲种属鉴定的文章。该书刊布的资料完整齐备、编排科学、考证详实,被学术界誉为“一部高质量的甲骨著录与研究成果”。
 
  (二)结合殷墟出土的遗迹、遗物来考释甲骨文字。如,对《花东》甲骨文中新发现的一些“璧”字,主要是从该字的形态酷似殷墟出土的牙形玉璧,而将之识读出来的。对《村中南》“ ”字字义的考释,引用了1998年殷墟黑河路一座小墓中发现的人头骨顶部中央,至今仍存留一截铜戈戈头残片,认为“ ”字正表示以戈劈人头之状,引申为杀戮人牲的一种方法。
 
  (三)在考古发掘与对遗迹的研究中注意运用商代的文字资料。最显著的例子是在发掘殷墟车马坑之前,自己曾仔细分析了甲骨、金文中“车”字的不同写法,从而带着问题参加发掘,与发掘工人一道于1987年第一次清理出商代的曲衡马车,1992年又清理出完整的车轼和椭圆形的车厢,为殷代车制的研究增添了新的资料。1986年,在花园庄南地骨料坑的发掘中,我们发现了多条车辙,我据甲骨文中某些特殊的“车”字的形体,提出商代有双轮手推车与独轮车。骨料坑上的车辙就是比马车小的双轮车与独轮车轧过的痕迹。这种车子为民间生产、生活所用。
  
  (四)用考古地层学的观点研究甲骨文的分期断代。认为甲骨文的分期断代不但要注意甲骨文的内容(称谓、贞人、字体、事类等),还应特别注意甲骨文出土的地层、坑位、共存陶器的形态,将这几方面结合起来进行综合分析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我与《屯南》及《花东》甲骨组的同仁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对“师组”、“午组”及”花东子卜辞”的年代进行研究,提出它们是属于武丁前期的卜辞,对于“历组卜辞”,我们主要依据其总是出于中、晚期的坑、层中,认为其时代属于武乙、文丁时代。
 
  (五)从殷墟一般遗址与宫殿区出土的甲骨在形态上的差异,探讨殷代的占卜习俗。在有关的文章中,指出大的卜甲与青铜礼器一样,也是等级、权力、地位的标示物。即只有王及高级贵族才能使用,而居住在普通遗址的中、小贵族是无权问律的。又认为居住在殷都的中、小贵族及平民虽也进行占卜活动,但他们没有专门的占卜机构,在甲骨选材、整治、占卜的方法、程序等主要方面遵循殷民族传统的占卜习俗的有关规定,但操作中又不必恪守王与高级贵族的占卜机构规定的一些具体工作法则,而表现出独特的风格。

  除上述的五点外,我与孔祥星合著的《中国古代铜镜》一书中,将考古学与镜鉴学结合起来,即以科学发掘的资料为基础,用考古学的方法,对各个时期的铜镜进行类型学、年代学的系统研究。该书在研究铜镜的方法上有所创新,出版后受到学术界的重视。
 
  本人的治学心得主要有三点:(一)从事科研工作,从确定主攻方向、研究课题到具体操作都应该结合自身的特点,即结合自己的业务基础、专业特点、自己从事工作的性质,走一条具有自身特点的研究之路。我们从事《屯南》、《花东》的整理、编写就是用考古学的方法来整理甲骨,走一条考古人研究甲骨学的新路。(二)关注学科动向,关注前人和同时代人的代表性成果,力图在原有的基础上有所突破,有所创新。在学术探索的路上敢于提出自己的看法,要有精品意识,写出高质量的论文,才能共同促进学科的发展。(三)必须强调学术规范、学术道德和学术自律。踏实学习、刻苦钻研,提高自己的综合研究水平,以适应学术多元化发展的需要。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人员信息库

刘一曼

发布时间: 2014-08-21



  刘一曼,女,1940年6月,生于广东省佛冈县。1957年毕业于广州市广东广雅中学。196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同年考取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生,师从徐旭生先生学习商周考古。1966年研究生毕业后留所工作至2005年退休。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殷商考古、甲骨文及中国古代铜镜。
     
  一、工作经历
   
  1972年以来,长期在河南安阳殷墟参加考古发掘工作。先后发掘过建筑基址、墓葬、祭祀坑、车马坑、骨料坑、甲骨坑等遗迹,其中有三次重大的考古发现:1973年,参加小屯南地发掘,获刻辞甲骨5335片,我主持发掘的H24坑,出土甲骨最多,达1300余片。小屯南地甲骨出土时大多有明确的地层关系,且刻辞内容丰富,对甲骨文的分期断代及商代史研究有重要意义,被学术界誉为殷墟甲骨文的第二次重大发现;1990年,参加了郭家庄160号墓的发掘,这是一座保存完整的高级贵族(武将)的墓葬,出土各类器物353件,其中青铜器293件(包括质地精良的青铜礼器41件),对研究商代的埋葬制度、青铜礼器的组合、分期等有重要意义。160号墓被评为1990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1991年主持并参加了花园庄东地H3甲骨坑的发掘,获甲骨1583片,上有刻辞的689片,以大版的卜甲为主,其中完整的刻辞卜甲达三百多版,内容新颖、丰富,对甲骨文的分期断代、“非王卜辞”及商代家族形态的研究,有很高的学术价值。花东甲骨坑,被评为1991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也被甲骨学界称之为殷墟甲骨文的第三次重大发现。

  本人曾主持过《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两个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基础课题的研究。又于1996-2009年主持夏商周断代工程(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中关于商代后期年代学研究的“殷墟甲骨分期与年代测定”课题的工作。我与课题组的几个同志,到全国各地收藏甲骨的有关单位进行取样,共取了107个刻辞卜骨、9片无字卜骨、3片骨料作为测年样品,提供给断代工程的C14测年组用AMS法(加速质谱仪)进行测年。最后,对测出的数据进行分析,大家认为所得的数据,从总体上支持了商代后期的年代框架,这一工作应当充分肯定的。
 
    二、学术成果及获奖情况
   (一)专著
     1.《小屯南地甲骨》(简称《屯南》,全书上、下册,共五分册),中华书局出版,与温明荣、曹定云、郭振录共同编著,获1993年第一届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科研成果奖。
     2.《中国古代铜镜》,文物出版社,1984年。与孔祥星合著,本人属第二作者。此书于1991年经高仓洋彰等翻译成日文,由日本中国书店出日文版,名为《图说中国古代铜镜史》。1994年台湾艺术图书公司出繁体字版,名为《中国古代铜镜史》。2003年韩国安京淑翻译成韩文出版,仍称《中国古代铜镜》。
     3.《甲骨文书籍提要》,书目文献出版社,1988年。与郭振录、徐自强合作,本人属第一作者。
     4.《中国铜镜图典》,文物出版社,1992年。与孔祥星合编,本人属第二作者。
     5.《铜镜鉴赏与收藏》,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年与孔祥星合著。本人属第二作者。
     6.《殷墟的发现与研究》,科学出版社,1994年。与郑振香、杨锡璋、陈志达、杨宝成合著。此书获得1996年第二届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科研成果奖。
     7.《安阳殷墟郭家庄商代墓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与杨锡璋合著。此书获2000年第三届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科研成果奖三等奖。
     8.《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简称《花东》,全书共六分册),云南人民出版社,2003年。与曹定云合著,本人属第一作者。此书获2007年第六届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
     9.《中国考古学•夏商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由杨锡璋、高炜主编,十人参与,本人属一般作者。
    10.《安阳小屯》,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04年。与郑振香、陈志达合著,本人属第三作者。
    11.《中国书法全集•甲骨文卷》,荣宝斋出版社,2009年。与冯时合著。
    12.《甲骨学论文集》,中华书局,2010年。与温明荣、曹定云、郭振录合著。
    13.《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简称《村中南》,全书上、下二册),云南人民出版社,2012年。与岳占伟合著,本人属第一作者。
   
(二)主要论文    
 本人发表的论文、考古报告、简报及记述性文章约百篇,其中论文六十篇,现将论文中较重要者,列举于下:
     1.《试论战国铜镜的分区》,《考古》,1985年第11期。
     2.《考古发掘与卜辞断代》,《考古》,1986年第6期。(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3.《殷墟兽骨刻辞初探》,《殷墟博物苑苑刊》创刊号,1989年。
     4.《殷墟陶文研究》,《庆祝苏秉琦考古五十五年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9年。
     5.《试论殷墟甲骨书辞》,《考古》,1991年第6期。
     6.《殷墟青铜刀》,《考古》,1993年第6期。
     7.《安阳殷墟青铜礼器组合的几个问题》,《考古学报》,1995年第4期。
     8.《安阳殷墟甲骨出土地及其相关问题》,《考古》,1997年第5期。
     9.《论安阳后冈殷墓》,《中国殷商文化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10.《殷墟郭家庄160号墓的发现及主要收获》,《考古》,1998年第9期。
    11.《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坑的发现及主要收获》,《甲骨文发现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出版,1998年。
    12.《安阳小屯西地的先商文化遗存—兼论“梅园庄一期”文化的时代》,《三代文明研究》(一),科学出版社,1999年。
    13.《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卜辞选释与初步研究》,《考古学报》,1999年第3期(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14.《殷墟车子遗迹与甲骨金文中的车字》,《中原文物》,2002年第2期。
    15.《考古学与甲骨文研究》,《考古》,1999年第10期。
    16.《论安阳殷墟墓葬青铜武器组合》,《考古》,2002年第3期。
    17.《论殷墟甲骨的埋藏状况及相关问题》,《揖芬集—张政烺先生九十华诞纪念文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年。
    18.《略论甲骨文及殷墟文物中的龙》,《21世纪中国考古学与世界考古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
    19.《殷墟花东H3卜辞中的马—兼论商代马匹的使用》,《殷都学刊》,2004年第1期。(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20.《论殷墟花园庄东地H3的记事刻辞》,《2004年安阳殷墟商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21.《花东H3祭祀卜辞研究》,《三代考古》(二),科学出版社,2006年。
    22.《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刻辞考释数则》,《考古学集刊》第16集,2006年。(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23.《殷墟考古78年》,《中国文化遗产》,2006年第3期。
    24.《殷墟新出牛尊小议—兼论衡阳出土的牺尊》,《考古》,2009年第4期。
    25.《甲骨文概论》,《中国书法全集》第一卷,荣宝斋出版社,2009年。(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26.《殷墟近出刻辞甲骨选择》,《考古学集刊》第18集,2010年(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27.《论殷墟大司空村出土的刻辞卜骨》,《古文字研究》第28辑,2010年。
    28.《甲骨金文的“ ”与殷墟“ ”墓》,《殷都学刊》,2011年第1期。
    29.《重论午组卜辞》,《甲骨文与殷商史》新二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
    30.《三论武乙、文丁卜辞》,《考古学报》,2011年第4期。(合著,本人是第一作者)
 
    三、治学道路、成果与创新点、治学心得
   
  本人数十年的科研工作,主要是将考古学与甲骨学相结合来研究殷商文字、研究殷商考古中的问题,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在以下几点上有所创新:
   
  (一)以考古学的方法整理发掘出土的刻辞甲骨与编篡甲骨著录。我们在整理小屯南地甲骨时,按出土单位编排甲骨,而同一个单位的甲骨则按其出土之先后顺序来编号。其次,在《屯南》的《前言》中,发表典型甲骨坑的层位、甲骨出土状况,共存陶器等,并对甲骨分期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此外,还附了部分甲骨摹本、凿钻形态图及研究文章、甲骨文的字词索引等。这些都是以前的甲骨著录所未见的。在编《花东》时,既继承了《屯南》的体例,又作了一些改进。即发表全部刻辞甲骨的摹本、彩色照片,并附有专家对龟甲种属鉴定的文章。该书刊布的资料完整齐备、编排科学、考证详实,被学术界誉为“一部高质量的甲骨著录与研究成果”。
 
  (二)结合殷墟出土的遗迹、遗物来考释甲骨文字。如,对《花东》甲骨文中新发现的一些“璧”字,主要是从该字的形态酷似殷墟出土的牙形玉璧,而将之识读出来的。对《村中南》“ ”字字义的考释,引用了1998年殷墟黑河路一座小墓中发现的人头骨顶部中央,至今仍存留一截铜戈戈头残片,认为“ ”字正表示以戈劈人头之状,引申为杀戮人牲的一种方法。
 
  (三)在考古发掘与对遗迹的研究中注意运用商代的文字资料。最显著的例子是在发掘殷墟车马坑之前,自己曾仔细分析了甲骨、金文中“车”字的不同写法,从而带着问题参加发掘,与发掘工人一道于1987年第一次清理出商代的曲衡马车,1992年又清理出完整的车轼和椭圆形的车厢,为殷代车制的研究增添了新的资料。1986年,在花园庄南地骨料坑的发掘中,我们发现了多条车辙,我据甲骨文中某些特殊的“车”字的形体,提出商代有双轮手推车与独轮车。骨料坑上的车辙就是比马车小的双轮车与独轮车轧过的痕迹。这种车子为民间生产、生活所用。
  
  (四)用考古地层学的观点研究甲骨文的分期断代。认为甲骨文的分期断代不但要注意甲骨文的内容(称谓、贞人、字体、事类等),还应特别注意甲骨文出土的地层、坑位、共存陶器的形态,将这几方面结合起来进行综合分析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我与《屯南》及《花东》甲骨组的同仁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对“师组”、“午组”及”花东子卜辞”的年代进行研究,提出它们是属于武丁前期的卜辞,对于“历组卜辞”,我们主要依据其总是出于中、晚期的坑、层中,认为其时代属于武乙、文丁时代。
 
  (五)从殷墟一般遗址与宫殿区出土的甲骨在形态上的差异,探讨殷代的占卜习俗。在有关的文章中,指出大的卜甲与青铜礼器一样,也是等级、权力、地位的标示物。即只有王及高级贵族才能使用,而居住在普通遗址的中、小贵族是无权问律的。又认为居住在殷都的中、小贵族及平民虽也进行占卜活动,但他们没有专门的占卜机构,在甲骨选材、整治、占卜的方法、程序等主要方面遵循殷民族传统的占卜习俗的有关规定,但操作中又不必恪守王与高级贵族的占卜机构规定的一些具体工作法则,而表现出独特的风格。

  除上述的五点外,我与孔祥星合著的《中国古代铜镜》一书中,将考古学与镜鉴学结合起来,即以科学发掘的资料为基础,用考古学的方法,对各个时期的铜镜进行类型学、年代学的系统研究。该书在研究铜镜的方法上有所创新,出版后受到学术界的重视。
 
  本人的治学心得主要有三点:(一)从事科研工作,从确定主攻方向、研究课题到具体操作都应该结合自身的特点,即结合自己的业务基础、专业特点、自己从事工作的性质,走一条具有自身特点的研究之路。我们从事《屯南》、《花东》的整理、编写就是用考古学的方法来整理甲骨,走一条考古人研究甲骨学的新路。(二)关注学科动向,关注前人和同时代人的代表性成果,力图在原有的基础上有所突破,有所创新。在学术探索的路上敢于提出自己的看法,要有精品意识,写出高质量的论文,才能共同促进学科的发展。(三)必须强调学术规范、学术道德和学术自律。踏实学习、刻苦钻研,提高自己的综合研究水平,以适应学术多元化发展的需要。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