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人员信息库
人员信息库
李毓芳
发布时间:2014-01-27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李毓芳    点击率:
研究方向:秦汉都城、帝陵考古  职称:研究员
 
个人简介:
 
  李毓芳,是我国著名古代都城考古专家,女,1943年生于北京海淀区,1962年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196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系,之后被分到陕西的部队农场劳动锻炼。1972年,进咸阳博物馆工作。1979年调入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曾任社科院考古所汉长安城考古队队长、阿房宫考古队领队。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2003年5月退休,现返聘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汉长安城骨签考古发现与研究”,并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老专家协会理事。
 
  长期从事中国考古学的汉唐考古与中国古代城市与帝陵考古学田野考古发掘与研究,在古代都城遗址断代等方面多有建树。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工作在田野考古的第一线,曾被《中国文物报》誉为“大地的女儿”,先后参加汉高祖长陵陪葬墓——杨家湾大汉墓、秦都咸阳遗址、唐代青龙寺、秦都栎阳城遗址、汉宣帝杜陵遗址等重大项目的考古发掘。其中领队发掘的汉长安城陶俑官窑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而对秦阿房宫前殿遗址进行考古勘探、试掘和发掘工作,则纠正了两千年来关于阿房宫的历史,受到国内外学术界和多家中央新闻媒体的极大关注。近来,又发现并挖掘秦汉时期世界上最长的古桥遗址——厨城门大桥,引起世人极大关注。
 
  先后撰写报告与研究合著专著8部,发掘简报、论文、报告40余篇。对秦咸阳城、栎阳城、汉长安城的都城布局和形制演变等均有一些深入研究。并在田野考古发掘上,对汉长安城未央宫、长乐宫、上林苑以及手工业遗址、秦阿房宫的建筑格局、形制和性质有过深入探讨。
 
学术成果:
 
专著:
1.《西汉十一陵》(陕西历史文物丛书),陕西人民出版社,1987年7月(合著)。
2.《前汉皇帝陵的研究》(日文),日本学生社,1991年(合著)。
3.《汉杜陵陵园遗址》,科学出版社,1993年7月(合著)。
4.《汉长安城未央宫:1980-1989年考古发掘报告》(上、下册),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11月(合著)。
5.《汉长安城》,文物出版社,2003年3月(合著)。
6.《汉长安城桂宫:1996-2001年考古发掘报告》,文物出版社,2007年1月(合著)。
7.《陵寝史话》,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12月(合著)。
8.《秦阿房宫的考古收获》,《里耶古城・秦简与秦文化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编,科学出版社,2009年。
主要论文、发掘简报代表作:
1.《秦汉栎阳城遗址的勘探和试掘》,《考古学报》1985年3期(合著)。
2.《汉长安城未央宫第三号建筑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89年1期(合著)。
3.《汉长安城未央宫骨签述略》,《人文杂志》1990年2期。
4.《略论未央宫三号建筑与汉代骨签》,《文博》1993年2期。
5.《汉长安城未央宫第四号建筑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93年11期(合著)。
6.《汉长安城窑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94年1期(合著)。
7.《唐陵石刻简论》,《文博》1994年3期。
8.《汉长安城23-27号窑址发掘简报》,《考古》1994年11期(合著)。
9.《汉长安城未央宫的考古发掘与研究》,《文博》1995年3期。
10.《1992年汉长安城冶铸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95年9期(合著)。
11.《汉长安城未央宫西南角楼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96年3期(合著)。
12.《汉长安城的手工业遗址》,《文博》1996年4期。
13.《汉长安城北宫的勘探及其南面砖瓦窑的发掘》,《考古》1996年10期(合著)。
14.《汉长安城的布局与结构》,《考古与文物》1997年5期。
15.《1996年汉长安城冶铸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97年7期。
16.《西安相家巷遗址秦封泥考略》,《考古学报》2001年4期。
17.《阿房宫:成未成?烧没烧?》,《光明日报》2004年2月26日(合著)。
18.《阿房宫现状“令人焦心”》,《人民政协报》2004年3月11日。
19.《汉长安城长乐宫二号建筑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2004年1期(合著)。
20.《西安市阿房宫遗址的考古新发现》,《考古》2004年4期(合著)。
21.《阿房宫前殿遗址的考古勘探与发掘》,《考古学报》2005年2期(合著)。
22.《阿房宫西边界确定——阿房宫考古队2005年新进展》,《文史知识》2006年3期。
23.《汉长安城考古的回顾与瞻望》,《考古》2006年10期(合著)。
24.《汉长安城考古50周年笔谈》,《考古》2006年10期(合著)。
25.《上林苑四号建筑遗址的勘探和发掘》,《考古学报》2007年3期(合著)。
26.《谜案追踪阿房宫 烽火台、上天台、磁石门的最后秘密》,《新知客》2007年7期(合著)。
27.《上林苑四号建筑遗址》,《文史知识》2007年3期。
28.《西安秦汉上林苑四号、六号建筑遗址发掘》,《中国文物报》2007年7月6日005版(合著)。
29.《近年来阿房宫遗址的考古收获》,《中国文物报》2008年1月4日007版(合著)。
30.《彻底揭开秦阿房宫的神秘面纱》,《文史知识》2008年4期。
31.《西安发现迄今最早最大木梁柱桥——秦汉“渭桥”》,《中国文物报》2012年5月25日008版(合著)。
 
所获奖项以及荣誉称号:
1.《前汉皇帝陵的研究》曾获199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优秀科研成果奖。
2.《汉长安城未央宫:1980~1989年考古发掘报告》2000年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第三届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和夏鼐考古学研究奖。
3.《汉杜陵陵园遗址》2002年获第二届郭沫若中国历史学三等奖。
 
参加课题:
1.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西汉宣帝杜陵陵园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汉杜陵陵园遗址》)
2.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汉长安城未央宫考古发现与研究(《汉长安城未央宫──1980~1989年考古发掘报告》)
3.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课题:汉长安城未央宫骨签考古研究
4. 中国社会科学院重大课题:中国古代都城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5.国家社科基金重点课题、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中国考古学·秦汉卷》的编写工作
 
学术自传:
 
  在我看来,做这行是“阴差阳错”。“开始我想考到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然后当个老师,后来因为身体不错这一原因,到北大历史系。我们班上3个女生,一个因为觉得苦回了家,另一个身体不好,全班最后就剩我一个女生。”
 
  “一次,周总理专程到学校里演讲,他对我们说:‘你们这批大学生要珍惜学习机会啊,99%的工农兵都在为你们服务!”,那时,我就暗下决心:“即使考古工作再艰难,男同志能干的,我也能干,还要比他们干得更好!”
 
  我第一次参加挖掘是1964年实习时,那时看到枯骨并不害怕。从现场挖掘出骷髅头骨没地儿保存,我就都拿回住处。当时住的是当地农民的破房子,条件简陋,也没有桌子、柜子等家具,我就把装着头骨的麻袋放在自己床底下。
 
  这番胆量和坚强,别说女性,就是男性也算少有。也许职业和人之间也有某种缘分,于是我心甘情愿地走上了考古之路。
 
  我于2003年退休,今年整退休10年了(70岁)。10年来,我未离开我所钟爱的考古事业,未离开考古第一线。退休前,我女儿一直担忧,怕我退休后离开了几十年的田野考古工作呆在家里,非憋出病来不可,事实证明她的担心多余了。因为在我退休的前一年,国家文物局就把一项重大的考古工作任务交给了我(即阿房宫考古发掘)。使我田野考古的生命得以延长。当然这也是国家考古事业的需要。 
 
  2002年8月,院里决定由我带队主持阿房宫的考古发掘,随后,我到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协商组队问题。社科院考古所由我和张建锋(平时张在汉城队工作,测图时再到阿房宫考古队)参加。市所由所长孙福喜、副所长尚民杰及副研究员王自力参加,由我担任领队,孙福喜为副领队,我们一致同意聘请刘庆柱当顾问,自此阿房宫考古队正式成立。
 
  王自力同志开始在赵家堡打听寻找租到了一座农家小院,进行了简单修缮,买了床、桌椅、板凳、被褥等。市所派了两个技工住进了考古队驻地,由女房东负责做饭。十月份考古队就地招进了民工,开始了对阿房宫遗址的勘探和发掘。考古队工作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确定阿房宫的范围,给国家制订保护阿房宫遗址的规划提供科学依据。
 
  考古队首先选定了立有保护标志的阿房宫主殿即前殿遗址做工作。那一天,我、老刘、孙所长、王自力同志等同技工和全体民工(扛着探铲)浩浩荡荡一起登上了位于西安西郊、三桥镇西南的前殿遗址夯土台基。台基很大,除了果树以外全部是麦田。我们决定从殿址西部入手开始勘探。当时老刘还对大家说:“台基这么大,上面应该是个宏伟的宫殿建筑群,有皇帝办公的大朝正殿、下朝后休息的寝殿、皇后的宫殿及大臣们、警卫们、宫女们等等所呆的地方。
 
  因我在汉城队的发掘任务还没结束,故当时我还要回到那里去,但要经常到阿房宫队来。这里的日常工作就由王自力负责。
 
  钻探了一个多月后、未发现秦代宫殿建筑遗迹。我决心挖两个探方看看情况。结果在探方内也未见秦代文化层,未发现秦代建筑材料、也没有宫殿建筑遗迹,只有东汉乃至宋代的砖瓦残块。看到这情况,我觉得全身发凉,真是从头凉到脚了。站在探方内,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怎么会是这样?在阿房宫前殿遗址的夯土台基上居然没有秦代堆积层,没有秦代建筑材料(砖、瓦、瓦当等等),没有发现秦代宫殿建筑的一点遗迹,这太奇怪了。我发掘了几十年的秦、汉宫殿建筑,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那么阿房宫的建筑哪里去了?春节回到北京,我也没跟老刘说此情况,心情一直很郁闷。春节刚过,我就到了阿房宫考古工地工作,加大力度,使钻探、发掘工作向夯土台基东部推进。我采取了密集以梅花布点的方式勘探,一平方米钻五个探孔。即使这样,我还是怕遗漏掉任何一点遗迹现象,密集之处,隔0.2米就钻个孔。钻探的同时,还开探沟数十条,最长的探沟长65米、探沟最宽为4米。
 
  2003年3月份,我彻底完成了在汉城队所担负的发掘任务,就与张建锋一起住进了阿房宫考古队驻地。就此,我的全部精力都放到了阿房宫遗址的考古工作上面。
 
  考古队的勘探和发掘工作抓得很紧,每年过了春节就开工,春节前夕才停工。工作进展很快,到2003年十二月,夯土台基上面没有被房屋、水泥路面等覆压的部分基本都进行了考古工作。
 
  我们在阿房宫前殿遗址上做了二年多的考古工作,彻底究明了前殿遗址的范围。其东西长1270米、南北宽426米,台基高12米(从秦代地面算起)。在台基南边缘还发现了汉、唐时代的壕沟。在其南还发现了一处秦到汉初的铺瓦遗迹。我们在台基上进行了密集钻探和发掘(凡是没有被房屋所压、水泥面所覆盖之处)。发现夯土台基上西、北、东三面有夯筑土墙,南面还未筑墙。我们对北墙进行了发掘,墙顶部有护瓦塌下来。而在三面墙里的台基上面未发现秦代堆积层,未发现秦代砖、瓦、瓦当等基本的建筑材料;未发现廊道、散水和壁柱、明柱及其础石;未发现池水、排水遗迹等等属于秦代宫殿建筑的内涵。这就是说在夯土台基上面根本就没有秦代宫殿建筑,当时只是建筑了一个庞大的夯土台基。
 
  上世纪九十年代,西安市文物部门发表的考古资料说阿房宫前殿遗址台基南面是大广场,并且有三条向北的登殿大道。通过我们的钻探和发掘了解到不存在广场,台基南面全部为上下三层路土。最上面一层路土是在汉代层上之扰土上面的路土,质量不太好,即是后来的路土。下面两层路土均为当年修筑台基时劳役们踩踏而成,呈南低北高的坡状,进入台基内。
 
  阿房宫前殿遗址的考古工作历时二年多全部完成,得出了没有建成和没有被火烧过的结论。我在查找文献时看到《史记》载:(始皇)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乃营作朝宫渭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阿房宫未成。”这里要说明一点,战国、秦、汉都是先建殿、再建宫、最后再建城。这里司马迁明确指出,秦始皇在修建阿房宫时,先建的前殿,而从考古资料来看,前殿根本没有建成,只夯筑了一座夯土台基,上面没有宫殿。南宋程大昌的《雍录》载:“上可坐万人,下可建五丈旗,乃其立模,期使及此。”就说明了这一点。故司马迁在《史记》里说:“阿房宫未成,成,欲更择令名名之。作宫阿房,故天下谓之阿房宫。”显而易见,阿房宫根本就没有建成。从考古资料来看,连前殿都没有建成。我和老刘心里都明白,从考古资料来看,前殿未建成,从文献分析来看,其它地方就不应再有阿房宫的建筑了。但是为了有更多考古资料做依据,我们还应该做更艰苦细致的考古工作。
 
  考古队当时则以更加认真负责的态度扩大范围在135平方公里范围内进一步寻找阿房宫的其它建筑,以便确定阿房宫的范围。
 
  在阿房宫前殿遗址西南1200米处,有立着“阿房宫烽火台遗址”保护标志的一座建筑遗址。我们对其就进行了勘探和发掘。确认该建筑的性质为一座高台宫殿建筑而非烽火台(试问阿房宫内需要烽火台的设施吗),从时代来看,它属于战国时代的秦国上林苑的建筑,即它比阿房宫建筑的时代要早。在前殿东500米处有立着“阿房宫上天台”保护标志的建筑遗址。通过勘探和发掘,我们确认这里是一处以此高台建筑为核心的宫殿建筑群,其时代从战国秦延长到了汉代,属于秦汉上林苑的建筑。
 
  2007年12月,考古队确定阿房宫范围的工作基本完成。在135平方公里范围内,除了前殿以外,再也没有发现与其同时代的建筑。却发现了多处秦汉上林苑的建筑和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存。这表明从考古资料来看,秦阿房宫的范围与前殿夯土台基的四至是一致的。也就是说现在立着“阿房宫前殿遗址”保护标志的建筑遗址就是后来人们所看到的、文献里所记载的秦始皇在二千多年前修建的阿房宫遗址。《水经注·河水》载:“池水北经镐京东,秦阿房宫西。”这里的“池水”指西周已有的“彪池”。虽历经沧桑,但池水低洼的地势仍清晰可见。它向北恰流经的就是“阿房宫前殿遗址”。这充分说明了《水经注》里所叙述的秦阿房宫指的就是阿房宫前殿。此外,在不少文献中叙述阿房宫的时候,都把秦阿房宫称作“阿城”。《汉书·东方朔》载:“举籍阿城以南……”师古曰:“阿城,本秦阿房宫也。”唐《扩地志》载:“秦阿房宫亦曰阿城。”又宋敏求《长安志》载:“秦阿房一名阿城。……西、北、东三面有墙、南面无墙。”而考古资料表明,“阿房宫前殿遗址”夯土台基上面东部、北部、西部三边缘都有夯筑土墙,而南部边缘未见夯筑土墙遗迹。这与《长安志》中所描述的“阿城”是一致的,这充分说明了“阿城”当时指的就是阿房宫前殿,也就是后来人们所认为的秦阿房宫。
 
  考古资料表明,阿房宫前殿没有建成,即后来人们所认为的秦阿房宫没有建成。司马迁当时亦看到了没有建成的“阿房宫前殿遗址。”故他认为秦阿房宫是一个没有完成的宏伟工程。所以他在《史记》里明确地指出:“阿房宫未成”。《汉书·五行志》亦论述了秦阿房宫没有建成:秦“复起阿房,未成而亡。”
 
  此外,前面已谈到,考古资料表明,阿房宫前殿没有遭到大火焚烧,即后来人们所认为的秦始皇未修成的阿房宫没有遭到大火焚烧。《史记·秦始皇本记》载:“项籍为从长,……遂屠咸阳,烧其宫室,虏其子女,收其珍宝货财,诸侯共分之。”这说明项羽烧的是咸阳宫,没有烧阿房宫。现在看来,因为秦阿房宫只是一个上面东、西、北三边缘有墙的夯土台基,没有建成宫殿,项羽也就没有必要渡过渭河来烧一个土台子了。
 
  关于阿房宫考古队得出的秦阿房宫既没有建成亦没有被火烧的结论由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各频道、《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人民政协报》、各省市电视台、报纸等等中央和地方新闻媒体都做了详尽报导,中央电视台还拍了七个专题片滚动播出,直到现在也没有停止过。《新华文摘》还全文转载了我给《文史知识》写的文章。由于各家媒体开足马力的报道,秦阿房宫没有建成亦没有被火烧的结论在国内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阿房宫考古队通过几年来艰苦细致的工作,用详实的考古资料证实了秦阿房宫即没有建成亦没有遭到大火焚烧。这得到了广大考古工作者的认可和赞许。
 
  2007年12月,我参加了全国政协文史委组织的视察中国大运河活动。在河南开封清明上河园内碰到了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同志。他立刻对我说:“李老师,我在报纸(《光明日报》在显眼位置登载了秦阿房宫既没有建成亦没有被火烧的文章)上面看到了有关阿房宫的报导,我们就承认这个考古事实吧!”他的话像一股暖流,流遍了我的全身。六年多以来,我所承受的巨大压力一扫而光。风吹日晒雨淋;冬天在工地寒风刺骨,双脚冻得生疼;左胳膊从肩膀发麻到手指长达几个月;左膝盖不甚扭伤;胃肠功能紊乱的毛病多次复发……我仍然坚持在发掘现场。咬紧牙关终于挺过来了。当时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坚持到底,要很好地完成国家文物局交给我的的任务。关于阿房宫的问题要给全国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
 
  人民出版社於2010年出版的《中国考古发现与研究》(1949—2009年)一书中充分肯定了我们对秦阿房宫遗址考古的最新成果;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於2010年出版的《中国考古学·秦汉卷》一书中详细论述了我们对秦阿房宫做出的没有建成亦没有被火烧的科学结论。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编辑的最新历史书《中国通史读本》就已经采用了我的关于阿房宫没有建成和没有被火烧的结论。2012年国家文物局已经通过了根据我们考古资料划出的阿房宫遗址范围所制定出的《关于阿房宫遗址的保护规划》。这就是说我所做出的关于阿房宫的结论得到了国家正式承认。这是我退休后六年多的考古工作所取得的丰硕成果,六年多的血汗没有白流。 
 
  完成了国家文物局交给我的阿房宫考古工作任务后,我于2008年三月彻底离开了考古队。阿房宫考古队的历史史命也已完成了。
 
  我虽然离开了考古第一线的工作。但还继续从事考古和与其相关的研究工作。我参加了社科基金重点课题和院重点课题〝骨签的考古发现与研究〞的工作。参加了院重大课题〝中国古代都城的考古发现与研究〞的工作。参加了院重点课题秦汉卷的编写工作。多次参加全国政协文史委组织的大运河、蜀道申遗的考察活动及其相关的学术研讨会。多次参加中国古都学会的学术研讨会。多次参加龙文化学会学术研讨会。多次参加汉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参加了秦文化学术研讨会。还参加了在曹操墓地举办的中国秦汉史学会、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会长联席会议。多次参加考古专业学生的博士论文答辩工作。在大陆、在台湾作了四十多场关于“秦阿房宫没有建成亦没有被火烧”的演讲......整天忙忙碌碌生活得特别充实。
 
  尽管生活十分充实,但是我还想着有朝一日能重返考古第一线,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曾两次做梦,梦见与汉长安城考古队的同事在工地发掘的情形,与阿房宫考古队的同事在阿房宫遗址钻探的场面。我高兴得从梦中醒来。当时虽然是清晨4点多钟,我跑到我老伴的房子里,站到他床前,他被惊醒了。他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我想去考古工地发掘。他安慰我说等机会吧!这一天终于等来了。
 
  2011年1月,得到正式参加上林苑的考古发掘的通知后,我当时是心花怒放,激动之情难于言表。五月,我到医院做了肾囊肿微创手术,这样就轻松了,只要队长一声令下,我随时都可以打起背包就出发,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2011年10月18号,我终于来到了考古队驻地,仍然住到了我在做阿房宫考古工作时的房子里,又重新开始了我朝思暮想的田野考古的生活。到了考古队后,我们开始的工作就是对阿房宫周围的上林苑遗址进行全面普查。我记得第一次去的就是沣河西侧的东马坊遗址。这是一处战国时代的高台宫殿建筑遗址。保存尚完整,我和刘瑞都爬到了最高处。虽然自己已是68岁了,但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说明自己体力还行。
 
  在2012年7月我们和省考古研究院、市考古研究院联合组成了渭河古桥址发掘队。正式开始了对渭河古桥的发掘。目前为止,共发现了七座大桥。我们首先发掘了正对着汉长安城北墙中间城门的大挢,即厨城门大桥。通过发掘和钻探资料了解到该桥是长880米、宽20米的木梁柱石面桥。目前已发现了三百多根高9米.直径60厘米的木梁柱正矗立在渭河故道内,场面十分壮观。该桥建于秦汉,一直使用到宋代,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规模最大的桥梁,是张骞通西域走过的大桥,即是丝绸之路第一桥。现在对古桥址的发掘工作还在继续进行中。我们从2012年9月始至今还正在继续进行的另一项重大任务是汉武帝修建的昆明池钻探和发掘任务。此项工作是省市联手搞的重点项目,在确定昆明池范围过程中,我们还意外地找到了镐京的东侧壕沟,这样就确定了西周首都镐京的东界。
 
  我们在2013年四月又接受了市文物局交给的做秦汉临时首都栎阳城的考古工作。此项工作还正在继续进行中。任务一个接一个,虽然累一些,但是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精神愉快,心情十分舒畅。我吃了几十年老陕做的饭,听了几十年老陕的“秦腔”,我忘不了房东大娘担心我肚子着凉拉肚子特地给我做了棉兜肚,(虽然已过去十多年了,至今我还用着)我割舍不下三秦父老对我的抚育之情呀!这也是我能继续坚持在考古第一线的另一个因素吧!当然,我毕竞年龄大了,也要听从不少同事、朋友的好言相劝,做什么事都要有个度,不要过度劳累,俗话说细水长流,只有这样才会延长我干田野考古的年限,才能会为我一生钟爱的考古事业继续努力尽可能地多做些工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人员信息库

李毓芳

发布时间: 2014-01-27

研究方向:秦汉都城、帝陵考古  职称:研究员
 
个人简介:
 
  李毓芳,是我国著名古代都城考古专家,女,1943年生于北京海淀区,1962年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196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系,之后被分到陕西的部队农场劳动锻炼。1972年,进咸阳博物馆工作。1979年调入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曾任社科院考古所汉长安城考古队队长、阿房宫考古队领队。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2003年5月退休,现返聘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汉长安城骨签考古发现与研究”,并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老专家协会理事。
 
  长期从事中国考古学的汉唐考古与中国古代城市与帝陵考古学田野考古发掘与研究,在古代都城遗址断代等方面多有建树。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工作在田野考古的第一线,曾被《中国文物报》誉为“大地的女儿”,先后参加汉高祖长陵陪葬墓——杨家湾大汉墓、秦都咸阳遗址、唐代青龙寺、秦都栎阳城遗址、汉宣帝杜陵遗址等重大项目的考古发掘。其中领队发掘的汉长安城陶俑官窑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而对秦阿房宫前殿遗址进行考古勘探、试掘和发掘工作,则纠正了两千年来关于阿房宫的历史,受到国内外学术界和多家中央新闻媒体的极大关注。近来,又发现并挖掘秦汉时期世界上最长的古桥遗址——厨城门大桥,引起世人极大关注。
 
  先后撰写报告与研究合著专著8部,发掘简报、论文、报告40余篇。对秦咸阳城、栎阳城、汉长安城的都城布局和形制演变等均有一些深入研究。并在田野考古发掘上,对汉长安城未央宫、长乐宫、上林苑以及手工业遗址、秦阿房宫的建筑格局、形制和性质有过深入探讨。
 
学术成果:
 
专著:
1.《西汉十一陵》(陕西历史文物丛书),陕西人民出版社,1987年7月(合著)。
2.《前汉皇帝陵的研究》(日文),日本学生社,1991年(合著)。
3.《汉杜陵陵园遗址》,科学出版社,1993年7月(合著)。
4.《汉长安城未央宫:1980-1989年考古发掘报告》(上、下册),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11月(合著)。
5.《汉长安城》,文物出版社,2003年3月(合著)。
6.《汉长安城桂宫:1996-2001年考古发掘报告》,文物出版社,2007年1月(合著)。
7.《陵寝史话》,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12月(合著)。
8.《秦阿房宫的考古收获》,《里耶古城・秦简与秦文化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编,科学出版社,2009年。
主要论文、发掘简报代表作:
1.《秦汉栎阳城遗址的勘探和试掘》,《考古学报》1985年3期(合著)。
2.《汉长安城未央宫第三号建筑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89年1期(合著)。
3.《汉长安城未央宫骨签述略》,《人文杂志》1990年2期。
4.《略论未央宫三号建筑与汉代骨签》,《文博》1993年2期。
5.《汉长安城未央宫第四号建筑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93年11期(合著)。
6.《汉长安城窑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94年1期(合著)。
7.《唐陵石刻简论》,《文博》1994年3期。
8.《汉长安城23-27号窑址发掘简报》,《考古》1994年11期(合著)。
9.《汉长安城未央宫的考古发掘与研究》,《文博》1995年3期。
10.《1992年汉长安城冶铸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95年9期(合著)。
11.《汉长安城未央宫西南角楼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96年3期(合著)。
12.《汉长安城的手工业遗址》,《文博》1996年4期。
13.《汉长安城北宫的勘探及其南面砖瓦窑的发掘》,《考古》1996年10期(合著)。
14.《汉长安城的布局与结构》,《考古与文物》1997年5期。
15.《1996年汉长安城冶铸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97年7期。
16.《西安相家巷遗址秦封泥考略》,《考古学报》2001年4期。
17.《阿房宫:成未成?烧没烧?》,《光明日报》2004年2月26日(合著)。
18.《阿房宫现状“令人焦心”》,《人民政协报》2004年3月11日。
19.《汉长安城长乐宫二号建筑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2004年1期(合著)。
20.《西安市阿房宫遗址的考古新发现》,《考古》2004年4期(合著)。
21.《阿房宫前殿遗址的考古勘探与发掘》,《考古学报》2005年2期(合著)。
22.《阿房宫西边界确定——阿房宫考古队2005年新进展》,《文史知识》2006年3期。
23.《汉长安城考古的回顾与瞻望》,《考古》2006年10期(合著)。
24.《汉长安城考古50周年笔谈》,《考古》2006年10期(合著)。
25.《上林苑四号建筑遗址的勘探和发掘》,《考古学报》2007年3期(合著)。
26.《谜案追踪阿房宫 烽火台、上天台、磁石门的最后秘密》,《新知客》2007年7期(合著)。
27.《上林苑四号建筑遗址》,《文史知识》2007年3期。
28.《西安秦汉上林苑四号、六号建筑遗址发掘》,《中国文物报》2007年7月6日005版(合著)。
29.《近年来阿房宫遗址的考古收获》,《中国文物报》2008年1月4日007版(合著)。
30.《彻底揭开秦阿房宫的神秘面纱》,《文史知识》2008年4期。
31.《西安发现迄今最早最大木梁柱桥——秦汉“渭桥”》,《中国文物报》2012年5月25日008版(合著)。
 
所获奖项以及荣誉称号:
1.《前汉皇帝陵的研究》曾获199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优秀科研成果奖。
2.《汉长安城未央宫:1980~1989年考古发掘报告》2000年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第三届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和夏鼐考古学研究奖。
3.《汉杜陵陵园遗址》2002年获第二届郭沫若中国历史学三等奖。
 
参加课题:
1.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西汉宣帝杜陵陵园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汉杜陵陵园遗址》)
2.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汉长安城未央宫考古发现与研究(《汉长安城未央宫──1980~1989年考古发掘报告》)
3.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课题:汉长安城未央宫骨签考古研究
4. 中国社会科学院重大课题:中国古代都城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5.国家社科基金重点课题、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中国考古学·秦汉卷》的编写工作
 
学术自传:
 
  在我看来,做这行是“阴差阳错”。“开始我想考到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然后当个老师,后来因为身体不错这一原因,到北大历史系。我们班上3个女生,一个因为觉得苦回了家,另一个身体不好,全班最后就剩我一个女生。”
 
  “一次,周总理专程到学校里演讲,他对我们说:‘你们这批大学生要珍惜学习机会啊,99%的工农兵都在为你们服务!”,那时,我就暗下决心:“即使考古工作再艰难,男同志能干的,我也能干,还要比他们干得更好!”
 
  我第一次参加挖掘是1964年实习时,那时看到枯骨并不害怕。从现场挖掘出骷髅头骨没地儿保存,我就都拿回住处。当时住的是当地农民的破房子,条件简陋,也没有桌子、柜子等家具,我就把装着头骨的麻袋放在自己床底下。
 
  这番胆量和坚强,别说女性,就是男性也算少有。也许职业和人之间也有某种缘分,于是我心甘情愿地走上了考古之路。
 
  我于2003年退休,今年整退休10年了(70岁)。10年来,我未离开我所钟爱的考古事业,未离开考古第一线。退休前,我女儿一直担忧,怕我退休后离开了几十年的田野考古工作呆在家里,非憋出病来不可,事实证明她的担心多余了。因为在我退休的前一年,国家文物局就把一项重大的考古工作任务交给了我(即阿房宫考古发掘)。使我田野考古的生命得以延长。当然这也是国家考古事业的需要。 
 
  2002年8月,院里决定由我带队主持阿房宫的考古发掘,随后,我到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协商组队问题。社科院考古所由我和张建锋(平时张在汉城队工作,测图时再到阿房宫考古队)参加。市所由所长孙福喜、副所长尚民杰及副研究员王自力参加,由我担任领队,孙福喜为副领队,我们一致同意聘请刘庆柱当顾问,自此阿房宫考古队正式成立。
 
  王自力同志开始在赵家堡打听寻找租到了一座农家小院,进行了简单修缮,买了床、桌椅、板凳、被褥等。市所派了两个技工住进了考古队驻地,由女房东负责做饭。十月份考古队就地招进了民工,开始了对阿房宫遗址的勘探和发掘。考古队工作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确定阿房宫的范围,给国家制订保护阿房宫遗址的规划提供科学依据。
 
  考古队首先选定了立有保护标志的阿房宫主殿即前殿遗址做工作。那一天,我、老刘、孙所长、王自力同志等同技工和全体民工(扛着探铲)浩浩荡荡一起登上了位于西安西郊、三桥镇西南的前殿遗址夯土台基。台基很大,除了果树以外全部是麦田。我们决定从殿址西部入手开始勘探。当时老刘还对大家说:“台基这么大,上面应该是个宏伟的宫殿建筑群,有皇帝办公的大朝正殿、下朝后休息的寝殿、皇后的宫殿及大臣们、警卫们、宫女们等等所呆的地方。
 
  因我在汉城队的发掘任务还没结束,故当时我还要回到那里去,但要经常到阿房宫队来。这里的日常工作就由王自力负责。
 
  钻探了一个多月后、未发现秦代宫殿建筑遗迹。我决心挖两个探方看看情况。结果在探方内也未见秦代文化层,未发现秦代建筑材料、也没有宫殿建筑遗迹,只有东汉乃至宋代的砖瓦残块。看到这情况,我觉得全身发凉,真是从头凉到脚了。站在探方内,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怎么会是这样?在阿房宫前殿遗址的夯土台基上居然没有秦代堆积层,没有秦代建筑材料(砖、瓦、瓦当等等),没有发现秦代宫殿建筑的一点遗迹,这太奇怪了。我发掘了几十年的秦、汉宫殿建筑,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那么阿房宫的建筑哪里去了?春节回到北京,我也没跟老刘说此情况,心情一直很郁闷。春节刚过,我就到了阿房宫考古工地工作,加大力度,使钻探、发掘工作向夯土台基东部推进。我采取了密集以梅花布点的方式勘探,一平方米钻五个探孔。即使这样,我还是怕遗漏掉任何一点遗迹现象,密集之处,隔0.2米就钻个孔。钻探的同时,还开探沟数十条,最长的探沟长65米、探沟最宽为4米。
 
  2003年3月份,我彻底完成了在汉城队所担负的发掘任务,就与张建锋一起住进了阿房宫考古队驻地。就此,我的全部精力都放到了阿房宫遗址的考古工作上面。
 
  考古队的勘探和发掘工作抓得很紧,每年过了春节就开工,春节前夕才停工。工作进展很快,到2003年十二月,夯土台基上面没有被房屋、水泥路面等覆压的部分基本都进行了考古工作。
 
  我们在阿房宫前殿遗址上做了二年多的考古工作,彻底究明了前殿遗址的范围。其东西长1270米、南北宽426米,台基高12米(从秦代地面算起)。在台基南边缘还发现了汉、唐时代的壕沟。在其南还发现了一处秦到汉初的铺瓦遗迹。我们在台基上进行了密集钻探和发掘(凡是没有被房屋所压、水泥面所覆盖之处)。发现夯土台基上西、北、东三面有夯筑土墙,南面还未筑墙。我们对北墙进行了发掘,墙顶部有护瓦塌下来。而在三面墙里的台基上面未发现秦代堆积层,未发现秦代砖、瓦、瓦当等基本的建筑材料;未发现廊道、散水和壁柱、明柱及其础石;未发现池水、排水遗迹等等属于秦代宫殿建筑的内涵。这就是说在夯土台基上面根本就没有秦代宫殿建筑,当时只是建筑了一个庞大的夯土台基。
 
  上世纪九十年代,西安市文物部门发表的考古资料说阿房宫前殿遗址台基南面是大广场,并且有三条向北的登殿大道。通过我们的钻探和发掘了解到不存在广场,台基南面全部为上下三层路土。最上面一层路土是在汉代层上之扰土上面的路土,质量不太好,即是后来的路土。下面两层路土均为当年修筑台基时劳役们踩踏而成,呈南低北高的坡状,进入台基内。
 
  阿房宫前殿遗址的考古工作历时二年多全部完成,得出了没有建成和没有被火烧过的结论。我在查找文献时看到《史记》载:(始皇)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乃营作朝宫渭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阿房宫未成。”这里要说明一点,战国、秦、汉都是先建殿、再建宫、最后再建城。这里司马迁明确指出,秦始皇在修建阿房宫时,先建的前殿,而从考古资料来看,前殿根本没有建成,只夯筑了一座夯土台基,上面没有宫殿。南宋程大昌的《雍录》载:“上可坐万人,下可建五丈旗,乃其立模,期使及此。”就说明了这一点。故司马迁在《史记》里说:“阿房宫未成,成,欲更择令名名之。作宫阿房,故天下谓之阿房宫。”显而易见,阿房宫根本就没有建成。从考古资料来看,连前殿都没有建成。我和老刘心里都明白,从考古资料来看,前殿未建成,从文献分析来看,其它地方就不应再有阿房宫的建筑了。但是为了有更多考古资料做依据,我们还应该做更艰苦细致的考古工作。
 
  考古队当时则以更加认真负责的态度扩大范围在135平方公里范围内进一步寻找阿房宫的其它建筑,以便确定阿房宫的范围。
 
  在阿房宫前殿遗址西南1200米处,有立着“阿房宫烽火台遗址”保护标志的一座建筑遗址。我们对其就进行了勘探和发掘。确认该建筑的性质为一座高台宫殿建筑而非烽火台(试问阿房宫内需要烽火台的设施吗),从时代来看,它属于战国时代的秦国上林苑的建筑,即它比阿房宫建筑的时代要早。在前殿东500米处有立着“阿房宫上天台”保护标志的建筑遗址。通过勘探和发掘,我们确认这里是一处以此高台建筑为核心的宫殿建筑群,其时代从战国秦延长到了汉代,属于秦汉上林苑的建筑。
 
  2007年12月,考古队确定阿房宫范围的工作基本完成。在135平方公里范围内,除了前殿以外,再也没有发现与其同时代的建筑。却发现了多处秦汉上林苑的建筑和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存。这表明从考古资料来看,秦阿房宫的范围与前殿夯土台基的四至是一致的。也就是说现在立着“阿房宫前殿遗址”保护标志的建筑遗址就是后来人们所看到的、文献里所记载的秦始皇在二千多年前修建的阿房宫遗址。《水经注·河水》载:“池水北经镐京东,秦阿房宫西。”这里的“池水”指西周已有的“彪池”。虽历经沧桑,但池水低洼的地势仍清晰可见。它向北恰流经的就是“阿房宫前殿遗址”。这充分说明了《水经注》里所叙述的秦阿房宫指的就是阿房宫前殿。此外,在不少文献中叙述阿房宫的时候,都把秦阿房宫称作“阿城”。《汉书·东方朔》载:“举籍阿城以南……”师古曰:“阿城,本秦阿房宫也。”唐《扩地志》载:“秦阿房宫亦曰阿城。”又宋敏求《长安志》载:“秦阿房一名阿城。……西、北、东三面有墙、南面无墙。”而考古资料表明,“阿房宫前殿遗址”夯土台基上面东部、北部、西部三边缘都有夯筑土墙,而南部边缘未见夯筑土墙遗迹。这与《长安志》中所描述的“阿城”是一致的,这充分说明了“阿城”当时指的就是阿房宫前殿,也就是后来人们所认为的秦阿房宫。
 
  考古资料表明,阿房宫前殿没有建成,即后来人们所认为的秦阿房宫没有建成。司马迁当时亦看到了没有建成的“阿房宫前殿遗址。”故他认为秦阿房宫是一个没有完成的宏伟工程。所以他在《史记》里明确地指出:“阿房宫未成”。《汉书·五行志》亦论述了秦阿房宫没有建成:秦“复起阿房,未成而亡。”
 
  此外,前面已谈到,考古资料表明,阿房宫前殿没有遭到大火焚烧,即后来人们所认为的秦始皇未修成的阿房宫没有遭到大火焚烧。《史记·秦始皇本记》载:“项籍为从长,……遂屠咸阳,烧其宫室,虏其子女,收其珍宝货财,诸侯共分之。”这说明项羽烧的是咸阳宫,没有烧阿房宫。现在看来,因为秦阿房宫只是一个上面东、西、北三边缘有墙的夯土台基,没有建成宫殿,项羽也就没有必要渡过渭河来烧一个土台子了。
 
  关于阿房宫考古队得出的秦阿房宫既没有建成亦没有被火烧的结论由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各频道、《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人民政协报》、各省市电视台、报纸等等中央和地方新闻媒体都做了详尽报导,中央电视台还拍了七个专题片滚动播出,直到现在也没有停止过。《新华文摘》还全文转载了我给《文史知识》写的文章。由于各家媒体开足马力的报道,秦阿房宫没有建成亦没有被火烧的结论在国内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阿房宫考古队通过几年来艰苦细致的工作,用详实的考古资料证实了秦阿房宫即没有建成亦没有遭到大火焚烧。这得到了广大考古工作者的认可和赞许。
 
  2007年12月,我参加了全国政协文史委组织的视察中国大运河活动。在河南开封清明上河园内碰到了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同志。他立刻对我说:“李老师,我在报纸(《光明日报》在显眼位置登载了秦阿房宫既没有建成亦没有被火烧的文章)上面看到了有关阿房宫的报导,我们就承认这个考古事实吧!”他的话像一股暖流,流遍了我的全身。六年多以来,我所承受的巨大压力一扫而光。风吹日晒雨淋;冬天在工地寒风刺骨,双脚冻得生疼;左胳膊从肩膀发麻到手指长达几个月;左膝盖不甚扭伤;胃肠功能紊乱的毛病多次复发……我仍然坚持在发掘现场。咬紧牙关终于挺过来了。当时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坚持到底,要很好地完成国家文物局交给我的的任务。关于阿房宫的问题要给全国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
 
  人民出版社於2010年出版的《中国考古发现与研究》(1949—2009年)一书中充分肯定了我们对秦阿房宫遗址考古的最新成果;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於2010年出版的《中国考古学·秦汉卷》一书中详细论述了我们对秦阿房宫做出的没有建成亦没有被火烧的科学结论。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编辑的最新历史书《中国通史读本》就已经采用了我的关于阿房宫没有建成和没有被火烧的结论。2012年国家文物局已经通过了根据我们考古资料划出的阿房宫遗址范围所制定出的《关于阿房宫遗址的保护规划》。这就是说我所做出的关于阿房宫的结论得到了国家正式承认。这是我退休后六年多的考古工作所取得的丰硕成果,六年多的血汗没有白流。 
 
  完成了国家文物局交给我的阿房宫考古工作任务后,我于2008年三月彻底离开了考古队。阿房宫考古队的历史史命也已完成了。
 
  我虽然离开了考古第一线的工作。但还继续从事考古和与其相关的研究工作。我参加了社科基金重点课题和院重点课题〝骨签的考古发现与研究〞的工作。参加了院重大课题〝中国古代都城的考古发现与研究〞的工作。参加了院重点课题秦汉卷的编写工作。多次参加全国政协文史委组织的大运河、蜀道申遗的考察活动及其相关的学术研讨会。多次参加中国古都学会的学术研讨会。多次参加龙文化学会学术研讨会。多次参加汉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参加了秦文化学术研讨会。还参加了在曹操墓地举办的中国秦汉史学会、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会长联席会议。多次参加考古专业学生的博士论文答辩工作。在大陆、在台湾作了四十多场关于“秦阿房宫没有建成亦没有被火烧”的演讲......整天忙忙碌碌生活得特别充实。
 
  尽管生活十分充实,但是我还想着有朝一日能重返考古第一线,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曾两次做梦,梦见与汉长安城考古队的同事在工地发掘的情形,与阿房宫考古队的同事在阿房宫遗址钻探的场面。我高兴得从梦中醒来。当时虽然是清晨4点多钟,我跑到我老伴的房子里,站到他床前,他被惊醒了。他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我想去考古工地发掘。他安慰我说等机会吧!这一天终于等来了。
 
  2011年1月,得到正式参加上林苑的考古发掘的通知后,我当时是心花怒放,激动之情难于言表。五月,我到医院做了肾囊肿微创手术,这样就轻松了,只要队长一声令下,我随时都可以打起背包就出发,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2011年10月18号,我终于来到了考古队驻地,仍然住到了我在做阿房宫考古工作时的房子里,又重新开始了我朝思暮想的田野考古的生活。到了考古队后,我们开始的工作就是对阿房宫周围的上林苑遗址进行全面普查。我记得第一次去的就是沣河西侧的东马坊遗址。这是一处战国时代的高台宫殿建筑遗址。保存尚完整,我和刘瑞都爬到了最高处。虽然自己已是68岁了,但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说明自己体力还行。
 
  在2012年7月我们和省考古研究院、市考古研究院联合组成了渭河古桥址发掘队。正式开始了对渭河古桥的发掘。目前为止,共发现了七座大桥。我们首先发掘了正对着汉长安城北墙中间城门的大挢,即厨城门大桥。通过发掘和钻探资料了解到该桥是长880米、宽20米的木梁柱石面桥。目前已发现了三百多根高9米.直径60厘米的木梁柱正矗立在渭河故道内,场面十分壮观。该桥建于秦汉,一直使用到宋代,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规模最大的桥梁,是张骞通西域走过的大桥,即是丝绸之路第一桥。现在对古桥址的发掘工作还在继续进行中。我们从2012年9月始至今还正在继续进行的另一项重大任务是汉武帝修建的昆明池钻探和发掘任务。此项工作是省市联手搞的重点项目,在确定昆明池范围过程中,我们还意外地找到了镐京的东侧壕沟,这样就确定了西周首都镐京的东界。
 
  我们在2013年四月又接受了市文物局交给的做秦汉临时首都栎阳城的考古工作。此项工作还正在继续进行中。任务一个接一个,虽然累一些,但是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精神愉快,心情十分舒畅。我吃了几十年老陕做的饭,听了几十年老陕的“秦腔”,我忘不了房东大娘担心我肚子着凉拉肚子特地给我做了棉兜肚,(虽然已过去十多年了,至今我还用着)我割舍不下三秦父老对我的抚育之情呀!这也是我能继续坚持在考古第一线的另一个因素吧!当然,我毕竞年龄大了,也要听从不少同事、朋友的好言相劝,做什么事都要有个度,不要过度劳累,俗话说细水长流,只有这样才会延长我干田野考古的年限,才能会为我一生钟爱的考古事业继续努力尽可能地多做些工作。
 

作者:李毓芳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