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人员信息库
人员信息库
仝涛
发布时间:2011-01-19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仝涛 男,1975年8月生于河南省南阳市。1993年9月-2000年7月在四川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学习,获学士、硕士学位。2001年9月-2004年11月在四川大学考古学系考古专业攻读博士学位,其间于2002年8月-2003年1月在北京大学“佛教石窟寺考古研究生班”就读。2004年11月-赴德国蒂宾根大学史前及中世纪考古研究所学习,2008年11月获博士学位。


主要工作
    1994年、1995年、1998年先后三次赴重庆三峡库区李家坝遗址进行考古实习和田野工作。1999年、2000年两次赴重庆三峡库区明堂坝遗址发掘;2000年10月,参加成都市考古工作队进行四川巴中石窟调查和测绘;2002年12月,参加北京大学进行四川安岳石窟调查和测绘;2002年7月,参加四川大学数字化博物馆项目,负责四川邛崃龙兴寺石刻整理工作;2003年7月,参加四川省安岳县政府申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项目,负责安岳石窟铭文的识读、抄录和拓片工作;2005年7-9月,参加格鲁吉亚共和国乌答布瑙青铜时代聚落遗址发掘;2005年5-6月,参加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阿姆河流域班迪汗青铜时代聚落遗址发掘,以及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丝绸之路调查;2006年4-5月,参加中德合作青海丝绸之路考古资料整理研究,临摹青海德令哈吐蕃时期棺板画;2007年8-10月,参加中德合作新疆流水墓地人骨资料分析。


主要论著
〈五联罐和魂瓶的形态学分析〉,《考古与文物》2004年2期。
〈木棺装饰传统——中世纪早期鲜卑文化的一个要素〉,《藏学学刊》第三卷(吐蕃与丝绸之路研究专辑),四川大学出版社,2007年。
〈论青海大通上孙家寨汉晋墓出土银壶的异域风格〉,《考古》2009年5期。


工作感言
    十年来本人的研究方向可谓历经多变,从国内到国外,从青铜时代到早期中世纪,从欧亚草原到青藏高原,皆因各种机缘不断进行调整,其间所受的心灵折磨与全新领域所带来的全新感受一路相伴。这一过程固然可以开阔视野,形成对大范围大时段考古学的一般通识,但也会造成诸多缺陷,比如对特定的领域不够精专,注意力分散等,这也是作学术科研的大忌。但值得庆幸的是,不论对何种研究方向和地域,都能保持最纯真浓厚的兴趣和强烈的求知欲望,以及解决核心问题的信心与恒心,这也许是支撑每个考古学同仁在这条道路上不断走下去的最重要动力资源。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人员信息库

仝涛

发布时间: 2011-01-19

 

    仝涛 男,1975年8月生于河南省南阳市。1993年9月-2000年7月在四川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学习,获学士、硕士学位。2001年9月-2004年11月在四川大学考古学系考古专业攻读博士学位,其间于2002年8月-2003年1月在北京大学“佛教石窟寺考古研究生班”就读。2004年11月-赴德国蒂宾根大学史前及中世纪考古研究所学习,2008年11月获博士学位。


主要工作
    1994年、1995年、1998年先后三次赴重庆三峡库区李家坝遗址进行考古实习和田野工作。1999年、2000年两次赴重庆三峡库区明堂坝遗址发掘;2000年10月,参加成都市考古工作队进行四川巴中石窟调查和测绘;2002年12月,参加北京大学进行四川安岳石窟调查和测绘;2002年7月,参加四川大学数字化博物馆项目,负责四川邛崃龙兴寺石刻整理工作;2003年7月,参加四川省安岳县政府申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项目,负责安岳石窟铭文的识读、抄录和拓片工作;2005年7-9月,参加格鲁吉亚共和国乌答布瑙青铜时代聚落遗址发掘;2005年5-6月,参加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阿姆河流域班迪汗青铜时代聚落遗址发掘,以及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丝绸之路调查;2006年4-5月,参加中德合作青海丝绸之路考古资料整理研究,临摹青海德令哈吐蕃时期棺板画;2007年8-10月,参加中德合作新疆流水墓地人骨资料分析。


主要论著
〈五联罐和魂瓶的形态学分析〉,《考古与文物》2004年2期。
〈木棺装饰传统——中世纪早期鲜卑文化的一个要素〉,《藏学学刊》第三卷(吐蕃与丝绸之路研究专辑),四川大学出版社,2007年。
〈论青海大通上孙家寨汉晋墓出土银壶的异域风格〉,《考古》2009年5期。


工作感言
    十年来本人的研究方向可谓历经多变,从国内到国外,从青铜时代到早期中世纪,从欧亚草原到青藏高原,皆因各种机缘不断进行调整,其间所受的心灵折磨与全新领域所带来的全新感受一路相伴。这一过程固然可以开阔视野,形成对大范围大时段考古学的一般通识,但也会造成诸多缺陷,比如对特定的领域不够精专,注意力分散等,这也是作学术科研的大忌。但值得庆幸的是,不论对何种研究方向和地域,都能保持最纯真浓厚的兴趣和强烈的求知欲望,以及解决核心问题的信心与恒心,这也许是支撑每个考古学同仁在这条道路上不断走下去的最重要动力资源。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