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揭开“历史探秘者”的面纱——吉林市东团山考古工地见闻
发布时间:2017-11-01    文章出处:吉网-吉林日报    作者: 孟凌云 李梦溪    点击率:
  过去一些年,国内考古领域的重大发现如殷墟、敦煌、马王堆汉墓、兵马俑等一次次轰动了全国乃至全世界,这些奇迹不断改写着民族和人类的历史。每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都会揭晓。考古,这个看起来与我们的生活距离很远的词汇,却时常牵动着我们的目光。提到考古,大多数人觉得很神秘。那么,考古队员究竟是怎样完成这项工作的呢?他们每天的生活又是什么样呢?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日前来到了吉林市东团山考古工地现场,一探考古人的真实工作状态。
 
  东团山遗址坐落在吉林市郊。对该遗址的考古调查工作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就已经开始,本世纪初由唐音研究员负责对该遗址进行了第一次系统的考古发掘。通过以往的历史学研究及考古工作,他怀疑此地是东北古代少数民族政权夫余国早期王城的所在地。2015年7月,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吉林市文物管理处及吉林市博物馆等多家单位联合对该遗址再次开展考古工作。目前,这里已经发现了一批汉魏时期遗存。在工地,记者看到,目前有3处深入地下2至4米的发掘区,考古人员和技工每天都在细致地一铲一铲的发掘,每加深一层要划上层位线,发掘到的陶片和其他一些文物会被整齐地清洗、晾晒、编号,这些常人眼里的断瓦残片却是识别、了解年代和古人生活图景的重要信息。
 
  据考古工作人员介绍,田野考古的直接目的是研究和保护地下遗存,而不是探宝,田野考古既是科学获得实物资料的基本手段,又是对古代遗存科学研究的第一过程。田野工作开展前,要对工作对象的相关材料进行收集、查阅,对工作对象进行调查、勘探,然后才是发掘。发掘过程中区分堆积,对每一个遗迹做好文字、绘图、摄影等各项记录。发掘的同时和发掘结束后进行室内整理工作,对采集品和发掘品登记、修复、分类、统计、分析研究。最后把田野工作情况、获得的遗存资料系统的报道出来。
 
  王聪是本次东团山考古项目的负责人,30多岁的他已经有着丰富的田野作业经验。他和10多名考古人员生活在东团山已经是第3个年头。他告诉记者,发掘到现在,已经明确南城墙的位置及结构,东城墙及北城墙的位置尚不确定,对城内的建筑布局有了初步了解。古城的考古是最不易出成果的,其内容多,工作周期长。对一个城址的考古工作,往往需要十几年、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完成。考古工作并不依人的意愿,有时一连好多天都没有进展,他们也会感到焦躁,而一旦发掘出了新的线索,研究有了突破,就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刻。
 


吉林市东团山考古工地现场。
 
  在东北,考古田野作业一般从每年的5月开始,一直干到11月,冬季下雪就不能开展田野工作了,平均一年中有半年的时间都在工地现场。目前,随着国家对考古工作的重视以及农村生活的整体改善,野外考古人员的工作生活条件有了很大的提升。不再像以前,一提起来动辄“远看像逃难的,近看原来是考古工作站的”那样艰苦。作为年轻一代,王聪他们很甘于自己的工作现状,也以自己的工作为骄傲,他们知道“现在比以前强多了”!以前,农村条件有限,他们租到的农房都很狭仄,往往几个队员挤在一个炕上,晚上挤得连翻身都要一起翻才行。
 

考古人员整理出土的陶瓷碎片。

 
  眼下,王聪负责的考古队十余人住在租的农村瓦房里,能有自己单独的床,每天早上7时去工地,晚上5时回来,一日三餐由农民来做。每天晚上,他们还要整理成果,将在工地撰写“探方日记”等资料,并按要求传到网上的项目中心。考古队基本是半军事化管理,没有节假日,队员们很少请假,他们经常长达半年的时间离家在外。风吹日晒是日常状态,除了下大雨,他们是不停工的。而下雨时往往要进行室内整理工作。
 
考古人员对发掘进行登记分类。
 
  虽然工作单调,远离城市的繁华和家人,但考古队员们都没有抱怨,而是一再说“比以前强多了”……据队里几名四五十岁的老考古人回忆,以前交通不便,工地所在的村子出产辣椒,他们就连续几个月吃辣椒;一次,赶上连续十几天下雨,工地什么粮食蔬菜都没有了,他们就吃盐水煮挂面;几个月不回城里,连过马路都不会了……而长时间在外,家里老人、孩子都照顾不上,也是不可避免的。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是考古人温暖强大的后盾。队员们笑称,他们都是做家务的好手,原因是他们一回家就会主动做很多家务,以弥补对家人的亏欠。
 
  考古和其他职业不同,考古人彼此感情很深,因为常年摸爬滚打、同甘共苦在一起,并且一同克服学术难题,他们彼此更像战友,为了心中那份共同的神圣理想而一往无前。
 
  从王聪和他的队友身上,记者感受到了他们对工作那份发自内心的喜欢,对考古这一事业的敬畏和执着。长期的考古工作让队员们有了共同的性格——严谨、细致、耐心。不严谨,就可能“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不细致,就很难在看似平淡无奇的资料中发现重要的迹象;不耐心,就不能胜任这日复一日水滴石穿的工作。他们没有繁华喧嚣的日常,却有着丰富的精神世界。考古工作最值得骄傲的地方就在于,他们每一个发现和成果都可能填补历史的空白,推动人们在认识祖先、认识自己的路上更进一步。(本栏图片均由记者李梦溪摄)
 
(原文刊于:《吉林日报》2017年10月31日第10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揭开“历史探秘者”的面纱——吉林市东团山考古工地见闻

发布时间: 2017-11-01

  过去一些年,国内考古领域的重大发现如殷墟、敦煌、马王堆汉墓、兵马俑等一次次轰动了全国乃至全世界,这些奇迹不断改写着民族和人类的历史。每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都会揭晓。考古,这个看起来与我们的生活距离很远的词汇,却时常牵动着我们的目光。提到考古,大多数人觉得很神秘。那么,考古队员究竟是怎样完成这项工作的呢?他们每天的生活又是什么样呢?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日前来到了吉林市东团山考古工地现场,一探考古人的真实工作状态。
 
  东团山遗址坐落在吉林市郊。对该遗址的考古调查工作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就已经开始,本世纪初由唐音研究员负责对该遗址进行了第一次系统的考古发掘。通过以往的历史学研究及考古工作,他怀疑此地是东北古代少数民族政权夫余国早期王城的所在地。2015年7月,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吉林市文物管理处及吉林市博物馆等多家单位联合对该遗址再次开展考古工作。目前,这里已经发现了一批汉魏时期遗存。在工地,记者看到,目前有3处深入地下2至4米的发掘区,考古人员和技工每天都在细致地一铲一铲的发掘,每加深一层要划上层位线,发掘到的陶片和其他一些文物会被整齐地清洗、晾晒、编号,这些常人眼里的断瓦残片却是识别、了解年代和古人生活图景的重要信息。
 
  据考古工作人员介绍,田野考古的直接目的是研究和保护地下遗存,而不是探宝,田野考古既是科学获得实物资料的基本手段,又是对古代遗存科学研究的第一过程。田野工作开展前,要对工作对象的相关材料进行收集、查阅,对工作对象进行调查、勘探,然后才是发掘。发掘过程中区分堆积,对每一个遗迹做好文字、绘图、摄影等各项记录。发掘的同时和发掘结束后进行室内整理工作,对采集品和发掘品登记、修复、分类、统计、分析研究。最后把田野工作情况、获得的遗存资料系统的报道出来。
 
  王聪是本次东团山考古项目的负责人,30多岁的他已经有着丰富的田野作业经验。他和10多名考古人员生活在东团山已经是第3个年头。他告诉记者,发掘到现在,已经明确南城墙的位置及结构,东城墙及北城墙的位置尚不确定,对城内的建筑布局有了初步了解。古城的考古是最不易出成果的,其内容多,工作周期长。对一个城址的考古工作,往往需要十几年、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完成。考古工作并不依人的意愿,有时一连好多天都没有进展,他们也会感到焦躁,而一旦发掘出了新的线索,研究有了突破,就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刻。
 


吉林市东团山考古工地现场。
 
  在东北,考古田野作业一般从每年的5月开始,一直干到11月,冬季下雪就不能开展田野工作了,平均一年中有半年的时间都在工地现场。目前,随着国家对考古工作的重视以及农村生活的整体改善,野外考古人员的工作生活条件有了很大的提升。不再像以前,一提起来动辄“远看像逃难的,近看原来是考古工作站的”那样艰苦。作为年轻一代,王聪他们很甘于自己的工作现状,也以自己的工作为骄傲,他们知道“现在比以前强多了”!以前,农村条件有限,他们租到的农房都很狭仄,往往几个队员挤在一个炕上,晚上挤得连翻身都要一起翻才行。
 

考古人员整理出土的陶瓷碎片。

 
  眼下,王聪负责的考古队十余人住在租的农村瓦房里,能有自己单独的床,每天早上7时去工地,晚上5时回来,一日三餐由农民来做。每天晚上,他们还要整理成果,将在工地撰写“探方日记”等资料,并按要求传到网上的项目中心。考古队基本是半军事化管理,没有节假日,队员们很少请假,他们经常长达半年的时间离家在外。风吹日晒是日常状态,除了下大雨,他们是不停工的。而下雨时往往要进行室内整理工作。
 
考古人员对发掘进行登记分类。
 
  虽然工作单调,远离城市的繁华和家人,但考古队员们都没有抱怨,而是一再说“比以前强多了”……据队里几名四五十岁的老考古人回忆,以前交通不便,工地所在的村子出产辣椒,他们就连续几个月吃辣椒;一次,赶上连续十几天下雨,工地什么粮食蔬菜都没有了,他们就吃盐水煮挂面;几个月不回城里,连过马路都不会了……而长时间在外,家里老人、孩子都照顾不上,也是不可避免的。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是考古人温暖强大的后盾。队员们笑称,他们都是做家务的好手,原因是他们一回家就会主动做很多家务,以弥补对家人的亏欠。
 
  考古和其他职业不同,考古人彼此感情很深,因为常年摸爬滚打、同甘共苦在一起,并且一同克服学术难题,他们彼此更像战友,为了心中那份共同的神圣理想而一往无前。
 
  从王聪和他的队友身上,记者感受到了他们对工作那份发自内心的喜欢,对考古这一事业的敬畏和执着。长期的考古工作让队员们有了共同的性格——严谨、细致、耐心。不严谨,就可能“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不细致,就很难在看似平淡无奇的资料中发现重要的迹象;不耐心,就不能胜任这日复一日水滴石穿的工作。他们没有繁华喧嚣的日常,却有着丰富的精神世界。考古工作最值得骄傲的地方就在于,他们每一个发现和成果都可能填补历史的空白,推动人们在认识祖先、认识自己的路上更进一步。(本栏图片均由记者李梦溪摄)
 
(原文刊于:《吉林日报》2017年10月31日第10版)
 

作者: 孟凌云 李梦溪

文章出处:吉网-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