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走马楼吴简的发掘故事
发布时间:2016-12-21    文章出处:长沙简牍博物馆公众号    作者:宋少华    点击率:
  1996年10月的一天,长沙市文物工作队的技工孟科保正在平和堂商厦施工场地进行考古调查和勘探。平和堂商厦施工场地位于长沙市中心五一广场附近,这里毗邻湘江、商业繁盛,两千多年间一直是长沙城的城市中心。

  长沙,作为湖湘地区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通过多年的考古调查、发掘,学者们发现,长沙这座古城自秦汉以来一直没有迁徙移动,虽然新的城市在旧的城址上不断改造和拓展,其城市中心一直在今天的五一广场一带,这在我国的城市发展史上是十分少见的。因此,当五一广场走马楼地域在进行大规模基建时,考古工作者的目光就锁定了它。


平和堂工地建设初期的工地场景

  10月17日上午,孟科保在一台挖掘机旁观察到昨晚施工的场地上堆积着厚厚的黑色淤泥,直觉驱使他上前查看,当他用小木棍轻轻地拨开淤泥时,一块长约20厘米的木板显露出来,木板上的墨迹隐约可见。经过简单清洗,几行墨书文字清晰地显现出来!带有文字的文物即是重要的考古发现!小孟激动起来,很快,在施工场地的东南侧,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坑吸引了他的注意。坑的上层已被挖掘机掀开了半边,坑内积满了水,水面上露出黑黑的淤泥,泥土下的断层面隐约可见层层相叠的木板。这就是出土带文字木板的古井!小孟一边迅速插上“此有古井,严禁动土”的指示牌,保护现场;一边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公用电话亭,将这一发现向当时的考古部主任何旭红报告。何旭红主任当即驾驶摩托车赶赴现场。经他鉴别,这是古代木牍,上面书有年号“嘉禾三年”,“嘉禾”是三国时期吴国孙权的年号,这是一千七百多年前的字迹!


被挖掘机破坏的井口

  何旭红迅速将这一情况向当时的考古队队长宋少华报告。宋少华赶到现场后未急于去翻动这堆淤泥,而是仔细勘察了整个施工现场。原来那个被挖掘机挖开的水坑正好打破了一座古代井窖的北半部,原来堆放在井中的一部分简牍遭到了破坏,随着被挖掘出来的淤泥散落在水坑的四周。此时已近中午时分,在宋少华队长的指挥下,考古发掘人员顾不上吃饭,将整个工地各个角落又仔细查看了一遍,果然在汽车拖运渣土的路上又发现了若干跌落的简牍。经询问工地值夜班的工人,了解到凌晨时分已有数车淤泥被垃圾车运走。根据古井被破坏的情况判断,这批被当作垃圾运走的淤泥中一定裹杂着相当数量的简牍。事发紧急,宋少华当即决定,兵分两路、分头行动。


吴简散落在井外的现场情景
 
  宋队长自带一路守住现场,组织人力将附近的黑色淤泥全部清理装袋,运往室内仔细清理,又用木桩和绳索将现场团团围住,插上警示标志,以防再遭破坏。完成上述工作后,宋少华立即将平和堂工地的这一重大考古发现向市文化局、省文物局领导汇报。十五分钟后,市文化局主管文物的副局长赵一东、文物科长杨晓刚、市文物工作队党支部书记李嘉明等赶到了现场,大家随即一起研究抢救保护方案。当天晚上安排人员值班,守护现场。

  另一路则由何旭红带领直奔长沙城东郊5公里外的湘湖渔场建筑垃圾卸渣区,寻找倾倒在此的水坑淤泥。下午2点钟左右,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气温骤降,未吃中饭的考古人员全然不顾身体的疲劳,顶着废弃渔塘中散发的阵阵恶臭,全力追找,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抢救遭破坏的简牍。经过多方打听,何旭红一行终于找到了平和堂工地倾倒建筑垃圾废土的区域,随即采用每隔一米打一条探沟的方法,冒雨寻找。从10月17日至10月28日,经过了10多天的艰苦的探找,除古井中已保护挖掘出的简牍外,又抢救回来了近万枚珍贵的简牍文物。这就是当年十大考古发现之一,震惊世界的长沙走马楼三国孙吴纪年简牍。

  回顾当年吴简的发现过程,还有许多难以解释的巧合。这个出土了吴简的古井原本位于走马楼街50号房屋之下。50号房址本不属于平和堂商厦拆迁建设范围,但为平和堂公司努力争取得到。但50号房址却又迟迟未能拆迁,在平和堂商厦其它地段的土层已下挖至7-8米深时,该处房址犹如海中的一座孤岛,顽强地兀立在建筑工地的东侧的一个角落。10月17人凌晨,施工负责人因为担心建筑工地东壁渗水影响到施工车辆的运行,临时调挖掘机挖一个蓄水坑,谁知刚挖了几铲,挖掘机就出了故障,抢修了两个多小时也没修好。由于天亮后施工车辆不准在市区通行,只得暂停。这才给考古工作者发现古井中的简牍提供了时机,否则很难想象如果凌晨时分挖掘蓄水坑工作顺利进行,那么古井中的简牍将会遭到怎样的破坏,也许这也是苍天冥冥之中的保佑吧。

  长沙走马楼发现的三国孙吴纪年简牍总数量约10万余枚,超出了当时全国已发现简牍的总和,数量极其惊人。目前经整理共清理简牍14万枚,其中计入总账编号并整理出版的有字简为76552枚,仅存字痕的残简20000余枚,无字简牍4万余枚。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走马楼吴简的发掘故事

发布时间: 2016-12-21

  1996年10月的一天,长沙市文物工作队的技工孟科保正在平和堂商厦施工场地进行考古调查和勘探。平和堂商厦施工场地位于长沙市中心五一广场附近,这里毗邻湘江、商业繁盛,两千多年间一直是长沙城的城市中心。

  长沙,作为湖湘地区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通过多年的考古调查、发掘,学者们发现,长沙这座古城自秦汉以来一直没有迁徙移动,虽然新的城市在旧的城址上不断改造和拓展,其城市中心一直在今天的五一广场一带,这在我国的城市发展史上是十分少见的。因此,当五一广场走马楼地域在进行大规模基建时,考古工作者的目光就锁定了它。


平和堂工地建设初期的工地场景

  10月17日上午,孟科保在一台挖掘机旁观察到昨晚施工的场地上堆积着厚厚的黑色淤泥,直觉驱使他上前查看,当他用小木棍轻轻地拨开淤泥时,一块长约20厘米的木板显露出来,木板上的墨迹隐约可见。经过简单清洗,几行墨书文字清晰地显现出来!带有文字的文物即是重要的考古发现!小孟激动起来,很快,在施工场地的东南侧,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坑吸引了他的注意。坑的上层已被挖掘机掀开了半边,坑内积满了水,水面上露出黑黑的淤泥,泥土下的断层面隐约可见层层相叠的木板。这就是出土带文字木板的古井!小孟一边迅速插上“此有古井,严禁动土”的指示牌,保护现场;一边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公用电话亭,将这一发现向当时的考古部主任何旭红报告。何旭红主任当即驾驶摩托车赶赴现场。经他鉴别,这是古代木牍,上面书有年号“嘉禾三年”,“嘉禾”是三国时期吴国孙权的年号,这是一千七百多年前的字迹!


被挖掘机破坏的井口

  何旭红迅速将这一情况向当时的考古队队长宋少华报告。宋少华赶到现场后未急于去翻动这堆淤泥,而是仔细勘察了整个施工现场。原来那个被挖掘机挖开的水坑正好打破了一座古代井窖的北半部,原来堆放在井中的一部分简牍遭到了破坏,随着被挖掘出来的淤泥散落在水坑的四周。此时已近中午时分,在宋少华队长的指挥下,考古发掘人员顾不上吃饭,将整个工地各个角落又仔细查看了一遍,果然在汽车拖运渣土的路上又发现了若干跌落的简牍。经询问工地值夜班的工人,了解到凌晨时分已有数车淤泥被垃圾车运走。根据古井被破坏的情况判断,这批被当作垃圾运走的淤泥中一定裹杂着相当数量的简牍。事发紧急,宋少华当即决定,兵分两路、分头行动。


吴简散落在井外的现场情景
 
  宋队长自带一路守住现场,组织人力将附近的黑色淤泥全部清理装袋,运往室内仔细清理,又用木桩和绳索将现场团团围住,插上警示标志,以防再遭破坏。完成上述工作后,宋少华立即将平和堂工地的这一重大考古发现向市文化局、省文物局领导汇报。十五分钟后,市文化局主管文物的副局长赵一东、文物科长杨晓刚、市文物工作队党支部书记李嘉明等赶到了现场,大家随即一起研究抢救保护方案。当天晚上安排人员值班,守护现场。

  另一路则由何旭红带领直奔长沙城东郊5公里外的湘湖渔场建筑垃圾卸渣区,寻找倾倒在此的水坑淤泥。下午2点钟左右,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气温骤降,未吃中饭的考古人员全然不顾身体的疲劳,顶着废弃渔塘中散发的阵阵恶臭,全力追找,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抢救遭破坏的简牍。经过多方打听,何旭红一行终于找到了平和堂工地倾倒建筑垃圾废土的区域,随即采用每隔一米打一条探沟的方法,冒雨寻找。从10月17日至10月28日,经过了10多天的艰苦的探找,除古井中已保护挖掘出的简牍外,又抢救回来了近万枚珍贵的简牍文物。这就是当年十大考古发现之一,震惊世界的长沙走马楼三国孙吴纪年简牍。

  回顾当年吴简的发现过程,还有许多难以解释的巧合。这个出土了吴简的古井原本位于走马楼街50号房屋之下。50号房址本不属于平和堂商厦拆迁建设范围,但为平和堂公司努力争取得到。但50号房址却又迟迟未能拆迁,在平和堂商厦其它地段的土层已下挖至7-8米深时,该处房址犹如海中的一座孤岛,顽强地兀立在建筑工地的东侧的一个角落。10月17人凌晨,施工负责人因为担心建筑工地东壁渗水影响到施工车辆的运行,临时调挖掘机挖一个蓄水坑,谁知刚挖了几铲,挖掘机就出了故障,抢修了两个多小时也没修好。由于天亮后施工车辆不准在市区通行,只得暂停。这才给考古工作者发现古井中的简牍提供了时机,否则很难想象如果凌晨时分挖掘蓄水坑工作顺利进行,那么古井中的简牍将会遭到怎样的破坏,也许这也是苍天冥冥之中的保佑吧。

  长沙走马楼发现的三国孙吴纪年简牍总数量约10万余枚,超出了当时全国已发现简牍的总和,数量极其惊人。目前经整理共清理简牍14万枚,其中计入总账编号并整理出版的有字简为76552枚,仅存字痕的残简20000余枚,无字简牍4万余枚。

    

作者:宋少华

文章出处:长沙简牍博物馆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