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西侯度发掘的价值和意义
发布时间:2016-05-27    文章出处:山西日报    作者:    点击率:
  人类的起源进化是一个神秘又有趣的问题。近代以来,中西方考古学者足迹遍及亚、欧、非及拉美国家,寻迹探究远古人类生存进化遗存,发现了多处古人类遗迹。然而被学术界公认的却是西侯度遗址,确认这是最早人类用火遗存。
    
  对于考古学界来说,芮城这片黄土地是块宝地,新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密度之大、之集中,令每一个古文化学者为之神往。
    
  大量的考古发现告诉我们,芮城这片黄土地是古人类最早落脚的地方之一,时间可以追溯180万年以前,猿刚向猿人转变的时候。
    
  据传“西侯度村”原名为“人疙瘩岭”,殷商年间,西伯侯姬昌母子曾落难在此,并得到了当地村民的救助,在脱离困境之后,姬昌给村民赠送了很多财宝,村民为了纪念这一段时光,就用所赠财宝盖了西伯侯庙,并将村名改为西侯度村。
    
  1929年,我国史前考古学家、古生物学家裴文中教授在北京周口店遗址发现50万年以前“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人类用火遗迹和人工石器,震惊世界,被认定为“北京猿人是人类最早祖先。”
    
  我国著名旧石器时代考古学家王建仔细观察周口店遗址后,发现从用火遗迹、石器打制技术、猿人体质进化特征等方面,分析认为:“北京猿人”已经能够控制、管理和使用火,能够用3种方法打制石器,打制的石器已有了相当的分化和分工。“北京猿人”体质特征虽然保留有猿的性质,但已进化成了能够直立并会制造和使用工具的人,因此大胆推断:“北京猿人”不是最早的人类,在他之前一定有更加原始的人类存在。王建教授的推断得到我国古人类学家贾兰坡教授的肯定。
    
  为了证明他们的理论推断,贾兰坡、王建等人从古地理、古气候方面分析,努力在泥河湾期的地层中寻找人类的遗骸遗物。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山西的西南部,投向了孕育华夏文明的黄河中游地区,投向了黄河母亲的弯臂处,这里有着与泥河湾同属早更新世的“三门期”地层。
    
  1957年,考古工作者在风陵渡西北的匼河村一带发现了几处旧石器地点。发掘范围不断扩大,贾兰坡教授等考古学家来到了距匼河3.5公里的西侯度“人疙瘩岭”,此岭露出早更新世的砂砾层。在下部地层中发现了鹿角化石、具有人工打击的石块,后又陆续发掘出动物烧骨化石、打砸石器等,根据古地磁学测定,这些遗存距今约180万年以前。
    
  这次发现再次震惊了世界。后又经多次考古发掘,学术界反复论证认定:这是人类最早用火的遗存,属早更新世,推翻了原“北京猿人是最早的人类”的论断,从而证明贾兰坡、王建等人的观点是正确的。也确立了西侯度遗址在考古界的地位。
    
  西侯度遗址处于黄河中游,考古学家认为,远古时期,这里气候温和、湖泊荡漾、森林茂盛、水草丰美、水陆动物众多,适合于人类生存繁衍。虽然发现的石器制品打制技术比较原始古拙,但从石器生产的全过程看,仍有进步的一面,选材取自具有一定硬度的石英岩作原料,并用多种方法打制石片、修理石器。发掘出的烧骨化石标本,经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化验确认,这是哺乳动物的肋骨、鹿骨和马牙。认为这是人类用火的标志。火的使用,把人类从自然环境的束缚中解放出来,给人类带来光明,亦可驱赶毒蛇猛兽,并且能烧烤食物,使人类从茹毛饮血的野蛮生存中进化出来。人类能区别于其它动物不断地进化到今天的智人,是食用熟食的结果。
    
  1978年,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贾兰坡教授与山西省博物馆王建教授合著的《西侯度——山西早更新世早期古文化遗址》一书出版,奠定了西侯度遗址在考古界的地位和学术价值。1982年二人再次合作,发表《上新世地层中应有最早的人类遗骸及文化遗存》学术专著。对西侯度发掘的文化遗存的价值多方论证。1983年,芮城县人民政府成立了西侯度文物保护组,薛俊虎担任保护员至今,几十年如一日,守护西侯度遗址,认真负责、恪尽职守,为西侯度遗址保护作出了贡献。1986年山西省人民政府公布西侯度文化遗址为全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国务院公布西侯度遗址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西侯度遗址火烧骨的发现,把中国古人类用火的历史,推进到180万年前。根据对西侯度遗址的地质地貌、动物化石和文化遗物的相关学术研究,确立了西侯度遗址是目前中国境内已知最早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之一,是我国乃至东亚地区最先发现的早更新世初期人类文化遗址……人类文明第一把圣火,就这样从黄河岸边开始燃起。

(原文刊于:《山西日报》2016年5月27日第08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西侯度发掘的价值和意义

发布时间: 2016-05-27

  人类的起源进化是一个神秘又有趣的问题。近代以来,中西方考古学者足迹遍及亚、欧、非及拉美国家,寻迹探究远古人类生存进化遗存,发现了多处古人类遗迹。然而被学术界公认的却是西侯度遗址,确认这是最早人类用火遗存。
    
  对于考古学界来说,芮城这片黄土地是块宝地,新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密度之大、之集中,令每一个古文化学者为之神往。
    
  大量的考古发现告诉我们,芮城这片黄土地是古人类最早落脚的地方之一,时间可以追溯180万年以前,猿刚向猿人转变的时候。
    
  据传“西侯度村”原名为“人疙瘩岭”,殷商年间,西伯侯姬昌母子曾落难在此,并得到了当地村民的救助,在脱离困境之后,姬昌给村民赠送了很多财宝,村民为了纪念这一段时光,就用所赠财宝盖了西伯侯庙,并将村名改为西侯度村。
    
  1929年,我国史前考古学家、古生物学家裴文中教授在北京周口店遗址发现50万年以前“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人类用火遗迹和人工石器,震惊世界,被认定为“北京猿人是人类最早祖先。”
    
  我国著名旧石器时代考古学家王建仔细观察周口店遗址后,发现从用火遗迹、石器打制技术、猿人体质进化特征等方面,分析认为:“北京猿人”已经能够控制、管理和使用火,能够用3种方法打制石器,打制的石器已有了相当的分化和分工。“北京猿人”体质特征虽然保留有猿的性质,但已进化成了能够直立并会制造和使用工具的人,因此大胆推断:“北京猿人”不是最早的人类,在他之前一定有更加原始的人类存在。王建教授的推断得到我国古人类学家贾兰坡教授的肯定。
    
  为了证明他们的理论推断,贾兰坡、王建等人从古地理、古气候方面分析,努力在泥河湾期的地层中寻找人类的遗骸遗物。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山西的西南部,投向了孕育华夏文明的黄河中游地区,投向了黄河母亲的弯臂处,这里有着与泥河湾同属早更新世的“三门期”地层。
    
  1957年,考古工作者在风陵渡西北的匼河村一带发现了几处旧石器地点。发掘范围不断扩大,贾兰坡教授等考古学家来到了距匼河3.5公里的西侯度“人疙瘩岭”,此岭露出早更新世的砂砾层。在下部地层中发现了鹿角化石、具有人工打击的石块,后又陆续发掘出动物烧骨化石、打砸石器等,根据古地磁学测定,这些遗存距今约180万年以前。
    
  这次发现再次震惊了世界。后又经多次考古发掘,学术界反复论证认定:这是人类最早用火的遗存,属早更新世,推翻了原“北京猿人是最早的人类”的论断,从而证明贾兰坡、王建等人的观点是正确的。也确立了西侯度遗址在考古界的地位。
    
  西侯度遗址处于黄河中游,考古学家认为,远古时期,这里气候温和、湖泊荡漾、森林茂盛、水草丰美、水陆动物众多,适合于人类生存繁衍。虽然发现的石器制品打制技术比较原始古拙,但从石器生产的全过程看,仍有进步的一面,选材取自具有一定硬度的石英岩作原料,并用多种方法打制石片、修理石器。发掘出的烧骨化石标本,经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化验确认,这是哺乳动物的肋骨、鹿骨和马牙。认为这是人类用火的标志。火的使用,把人类从自然环境的束缚中解放出来,给人类带来光明,亦可驱赶毒蛇猛兽,并且能烧烤食物,使人类从茹毛饮血的野蛮生存中进化出来。人类能区别于其它动物不断地进化到今天的智人,是食用熟食的结果。
    
  1978年,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贾兰坡教授与山西省博物馆王建教授合著的《西侯度——山西早更新世早期古文化遗址》一书出版,奠定了西侯度遗址在考古界的地位和学术价值。1982年二人再次合作,发表《上新世地层中应有最早的人类遗骸及文化遗存》学术专著。对西侯度发掘的文化遗存的价值多方论证。1983年,芮城县人民政府成立了西侯度文物保护组,薛俊虎担任保护员至今,几十年如一日,守护西侯度遗址,认真负责、恪尽职守,为西侯度遗址保护作出了贡献。1986年山西省人民政府公布西侯度文化遗址为全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国务院公布西侯度遗址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西侯度遗址火烧骨的发现,把中国古人类用火的历史,推进到180万年前。根据对西侯度遗址的地质地貌、动物化石和文化遗物的相关学术研究,确立了西侯度遗址是目前中国境内已知最早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之一,是我国乃至东亚地区最先发现的早更新世初期人类文化遗址……人类文明第一把圣火,就这样从黄河岸边开始燃起。

(原文刊于:《山西日报》2016年5月27日第08版)

 
 

作者:

文章出处:山西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