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辞乡岭
发布时间:2005-09-21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张明悟    点击率:

              

                             

    那年休学在家,在乡土志上无意得知在县西部的大山里有一座辞乡岭,在辽代那是通往中原要道上的著名关隘,也是契丹民族和汉民族的居住分水岭,我于是很神往,几天下来查阅了很多相关的史料,白日里听的想的全是它。

   几天后,准备的差不多了,大病初愈得我终于决定去探访它了,出行的前夜竟有些兴奋,很晚才睡去,朦朦胧胧中似乎看见,从西边大山里延伸过来一条白亮亮的路,在村前绕过,急速蜿蜒,转折,又倏忽地从东边的深谷的隘口消失了,俄而,一列马队驶过,激起漫天尘雾,尘埃落定,一切又都不见了,深蓝色的夜空下,惟有静静的白色的路。

   终于在一个阴霾的冬日里上路了,我独自一个人蹬着一辆自行车,花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到了中途的偏岭梁,但我已经有些吃不消了,动过刀的肺开始透支,隐隐地觉得喘不过气来,在梁顶停留半天,遍顾周围的苍茫大山,不知辞乡岭在哪里,按地图索引,大体在西南方向,于是沿公路又继续前行。《辽史》的记载,十世纪初,契丹这个突然神秘崛起的民族,在统一内部各个部落后,在生命力最旺盛的时期,把目光投向文明富庶的中原,开始挥戈南征,一路杀伐,哀鸿遍野,耶律德光在攻打相州(安阳)时,损一员大将,于是,“上怒,命诛城中丁壮,妇女悉掠于北”。几场血战下来,被俘虏的的妇女丁男被一根长杆连在一起,数十人一列,驱往北国,就在这样短时间内,就有几十万人悲怆的汉人蹒跚走过河北大平原,跨过长城,最后到了辽宋之界,被官兵拖上界岭。《契丹国志》中还记述着当时惨烈的情景:“一南望而成永诀!皆恸哭,往往绝而复苏”,于是这座山岭就有了一个凄情的名字--辞乡岭。

   独自继续跋涉,渐渐的看着周围的山形水势,我的心突然砰砰跳起来,直觉告诉我,不远了,我对自己的考古天赋有绝对的自信,因为我经常从荒芜的大山上发现谁也不在意存在几千年的遗址,或者从在荆棘遍布的断壁残垣中寻到一块细小的陶片,一个箭簇,不知怎的每到这个时刻,我的心就异常激动,仿佛突然嗅到了某种特有的熟悉的气息,似乎在遥远的前世我曾经和他就有默契的相知,生死茫茫,我们再一次彼此相拥。

   在一个叫十八盘的小村子里,我把自行车放在一家农户里,凭着自己刚才追寻到的驿路遗迹,就沿着一条狭窄的山沟里走去,根据史料记载的地望和这里的山势特征,我认证了脚下这条山间碎石遍布,人迹罕至的土路就是千年之前著名的辽宋官驿路,很难让人相信,当时很多名人如苏辙,欧阳修,都华冠博带,伴着文采风骚,从这里走过,在这条曾经繁华一时,车马辚辚,而后荒芜一片,白草菲菲的小路上,我轻轻的走着,甚至有一丝小心,生怕惊醒了每一块石头千年的梦,它们属于那个年代,不应再被我们用这个光怪陆离的时代的脚步来打扰,这样多少会有些残忍。

   沟谷越来越狭窄,走了大约二里的路,就到了尽头,一道不太高的山岭,由西向东伏卧在大山之间,上面没有一棵树,只有枯黄的细草和低矮的灌木在风中萧瑟的摆动着,这就是辞乡岭么?肯定是,因为这条驿路义无反顾地从山脚缓慢而艰难绕上去,近千年以来。石头的路面仍寸草不生,我觉得很累了,但战胜不了自己的这种激情,匆匆的跑起来,像以往的每一次,沿路向岭上攀登,到了岭上的隘口,我的心再次狂跳起来,自己分明看到了两条磨刻在山石上的车辙痕,历经千年仍然清晰存在!它从岭顶直冲下来,居然没有一点的曲折,那种不屈的气势让我无话可说,只有愕然和沉默。我不由得跪下来,用手去抚摸那用时光和血肉磨刻出来的辙痕,当时我的手已经在微微地颤抖,不知要多少岁月,木质的车轮在这坚硬的岩石上来刻出如此深的痕迹来,是不是由于浸泡了太多的鲜血和泪水,铁一样的岩石已经动情心软了呢?

   坐在岭上,向南望去,燕山层叠,青松郁郁,天空微微的有点晴意,而回头向北,阴沉沉的乌云下,铁蓝色的大山没有一丝生气,辞乡岭,割断了乡情,也割断了阴阳昏晓。此时,风仍似有似无地吹着,岭上半人高的枯草,簌簌的微响,当年,宋使王曾在《行程录》中记下了在一千多年前的那个冬天的下午,他来到这里时的情景:“四顾冥然,有路北下,白云黄草不可穷极·····”,今天居然仍是这样!十个世纪的的萧索。当被俘的汉人在契丹的追打下,跌跌撞撞爬到岭头隘口,回望故土中原,一起号哭满天,那是一种怎样的惨烈!转过身去,就踏上一条通往塞北的奴隶之路。是什么引起了仇杀?引起了战争?又是什么导致了征服与被征服?且不作答,我想起一首辞:“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在这辞乡的行程中又有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可终究都被时空抹去,我希冀着在浩如烟海的故纸堆中或许还能侥幸存留一点那个年代的气息,最后,终于在《全辽文》中发现了一首描述这段历史的一段凄情的故事的诗,那是一个丈夫逃走,自己被掠到辽境的女人的倾诉:

垂杨寄语山丹

你到江南艰难

你那里讨个南婆

我这里嫁个契丹

这种经过生死别离的变故后,唯留下的一种默然的伤心给人竟是一种沉静平和的感觉,可又隐隐感到对生活的不屈,让人沉思良久。

    可是,在辞乡岭洒干自己最后一滴泪的汉人,一路艰辛到达了契丹以后,短短的几十年里,他们的带去的中原文明的精华就使这片自古蛮荒的土地上崛起了城郭,寺庙,楼台,只识弯弓射雕的野蛮人心里也终于有了佛陀,孔圣人,和诗词歌赋,辽国最终成为声震欧亚的强悍国家,直到如今在拉丁语系中,仍称中国为“契丹”。辞乡的悲情和社会的繁荣就是这样交融在一起,真让人不禁要问:究竟什么才是历史的主流?

    千年如梦,坐在驿路旁的大青石上,可以看见远处的小村庄,赶着牛的老人,和狗在一起奔跑的孩子,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知道,前面这条默默的山岭上曾经发生的故事,朝代兴废,断壁残垣,大宋,契丹,早已是遥远的梦,可当时的人们却骨肉相连,生生不息地传下来,日子过下去,让人觉得一成不变的终究是黎民,是苍生。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辞乡岭

发布时间: 2005-09-21

              

                             

    那年休学在家,在乡土志上无意得知在县西部的大山里有一座辞乡岭,在辽代那是通往中原要道上的著名关隘,也是契丹民族和汉民族的居住分水岭,我于是很神往,几天下来查阅了很多相关的史料,白日里听的想的全是它。

   几天后,准备的差不多了,大病初愈得我终于决定去探访它了,出行的前夜竟有些兴奋,很晚才睡去,朦朦胧胧中似乎看见,从西边大山里延伸过来一条白亮亮的路,在村前绕过,急速蜿蜒,转折,又倏忽地从东边的深谷的隘口消失了,俄而,一列马队驶过,激起漫天尘雾,尘埃落定,一切又都不见了,深蓝色的夜空下,惟有静静的白色的路。

   终于在一个阴霾的冬日里上路了,我独自一个人蹬着一辆自行车,花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到了中途的偏岭梁,但我已经有些吃不消了,动过刀的肺开始透支,隐隐地觉得喘不过气来,在梁顶停留半天,遍顾周围的苍茫大山,不知辞乡岭在哪里,按地图索引,大体在西南方向,于是沿公路又继续前行。《辽史》的记载,十世纪初,契丹这个突然神秘崛起的民族,在统一内部各个部落后,在生命力最旺盛的时期,把目光投向文明富庶的中原,开始挥戈南征,一路杀伐,哀鸿遍野,耶律德光在攻打相州(安阳)时,损一员大将,于是,“上怒,命诛城中丁壮,妇女悉掠于北”。几场血战下来,被俘虏的的妇女丁男被一根长杆连在一起,数十人一列,驱往北国,就在这样短时间内,就有几十万人悲怆的汉人蹒跚走过河北大平原,跨过长城,最后到了辽宋之界,被官兵拖上界岭。《契丹国志》中还记述着当时惨烈的情景:“一南望而成永诀!皆恸哭,往往绝而复苏”,于是这座山岭就有了一个凄情的名字--辞乡岭。

   独自继续跋涉,渐渐的看着周围的山形水势,我的心突然砰砰跳起来,直觉告诉我,不远了,我对自己的考古天赋有绝对的自信,因为我经常从荒芜的大山上发现谁也不在意存在几千年的遗址,或者从在荆棘遍布的断壁残垣中寻到一块细小的陶片,一个箭簇,不知怎的每到这个时刻,我的心就异常激动,仿佛突然嗅到了某种特有的熟悉的气息,似乎在遥远的前世我曾经和他就有默契的相知,生死茫茫,我们再一次彼此相拥。

   在一个叫十八盘的小村子里,我把自行车放在一家农户里,凭着自己刚才追寻到的驿路遗迹,就沿着一条狭窄的山沟里走去,根据史料记载的地望和这里的山势特征,我认证了脚下这条山间碎石遍布,人迹罕至的土路就是千年之前著名的辽宋官驿路,很难让人相信,当时很多名人如苏辙,欧阳修,都华冠博带,伴着文采风骚,从这里走过,在这条曾经繁华一时,车马辚辚,而后荒芜一片,白草菲菲的小路上,我轻轻的走着,甚至有一丝小心,生怕惊醒了每一块石头千年的梦,它们属于那个年代,不应再被我们用这个光怪陆离的时代的脚步来打扰,这样多少会有些残忍。

   沟谷越来越狭窄,走了大约二里的路,就到了尽头,一道不太高的山岭,由西向东伏卧在大山之间,上面没有一棵树,只有枯黄的细草和低矮的灌木在风中萧瑟的摆动着,这就是辞乡岭么?肯定是,因为这条驿路义无反顾地从山脚缓慢而艰难绕上去,近千年以来。石头的路面仍寸草不生,我觉得很累了,但战胜不了自己的这种激情,匆匆的跑起来,像以往的每一次,沿路向岭上攀登,到了岭上的隘口,我的心再次狂跳起来,自己分明看到了两条磨刻在山石上的车辙痕,历经千年仍然清晰存在!它从岭顶直冲下来,居然没有一点的曲折,那种不屈的气势让我无话可说,只有愕然和沉默。我不由得跪下来,用手去抚摸那用时光和血肉磨刻出来的辙痕,当时我的手已经在微微地颤抖,不知要多少岁月,木质的车轮在这坚硬的岩石上来刻出如此深的痕迹来,是不是由于浸泡了太多的鲜血和泪水,铁一样的岩石已经动情心软了呢?

   坐在岭上,向南望去,燕山层叠,青松郁郁,天空微微的有点晴意,而回头向北,阴沉沉的乌云下,铁蓝色的大山没有一丝生气,辞乡岭,割断了乡情,也割断了阴阳昏晓。此时,风仍似有似无地吹着,岭上半人高的枯草,簌簌的微响,当年,宋使王曾在《行程录》中记下了在一千多年前的那个冬天的下午,他来到这里时的情景:“四顾冥然,有路北下,白云黄草不可穷极·····”,今天居然仍是这样!十个世纪的的萧索。当被俘的汉人在契丹的追打下,跌跌撞撞爬到岭头隘口,回望故土中原,一起号哭满天,那是一种怎样的惨烈!转过身去,就踏上一条通往塞北的奴隶之路。是什么引起了仇杀?引起了战争?又是什么导致了征服与被征服?且不作答,我想起一首辞:“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在这辞乡的行程中又有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可终究都被时空抹去,我希冀着在浩如烟海的故纸堆中或许还能侥幸存留一点那个年代的气息,最后,终于在《全辽文》中发现了一首描述这段历史的一段凄情的故事的诗,那是一个丈夫逃走,自己被掠到辽境的女人的倾诉:

垂杨寄语山丹

你到江南艰难

你那里讨个南婆

我这里嫁个契丹

这种经过生死别离的变故后,唯留下的一种默然的伤心给人竟是一种沉静平和的感觉,可又隐隐感到对生活的不屈,让人沉思良久。

    可是,在辞乡岭洒干自己最后一滴泪的汉人,一路艰辛到达了契丹以后,短短的几十年里,他们的带去的中原文明的精华就使这片自古蛮荒的土地上崛起了城郭,寺庙,楼台,只识弯弓射雕的野蛮人心里也终于有了佛陀,孔圣人,和诗词歌赋,辽国最终成为声震欧亚的强悍国家,直到如今在拉丁语系中,仍称中国为“契丹”。辞乡的悲情和社会的繁荣就是这样交融在一起,真让人不禁要问:究竟什么才是历史的主流?

    千年如梦,坐在驿路旁的大青石上,可以看见远处的小村庄,赶着牛的老人,和狗在一起奔跑的孩子,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知道,前面这条默默的山岭上曾经发生的故事,朝代兴废,断壁残垣,大宋,契丹,早已是遥远的梦,可当时的人们却骨肉相连,生生不息地传下来,日子过下去,让人觉得一成不变的终究是黎民,是苍生。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作者:张明悟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