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望京楼记
发布时间:2005-09-21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张明悟    点击率:

 

从小就听说金山岭长城的尽头是一座望京楼,它坐落在苍莽燕山的脊梁上,砥天一柱,山势险峻陡峭,狼牙差互,长年云遮雾罩,很少有人能看得见,据说在秋高气爽的黎明,如果有能攀上楼顶,就可以看到

几百里远的北京城的灯火,望京楼一名由此而来;但是沿途必须经过四道磨牙吮血的险关,曾经几次,有人失足坠崖,把魂就留在眺望北京城的路上,以至于无人再去冒险,望京楼的故事就愈加的离奇,它似乎在天上。

   可天生喜欢考古探险的我早就对它充满了渴望,大一下学期,我刚好二十岁,远在重庆,我就下定了决心,暑假一放,我就招呼了几个朋友,共约去爬望京楼,都在山里长大的我们什么都不怕,大家跃跃欲试

,积极地做准备,在一个雨后初晴的清晨,兴奋地上路了。乘车一百二十里,来到了长城脚下,抬头望去,古老的长满石花的墙体沉重地在大山顶上缓缓西去,峰回路转在群山从中时隐时现,我们选了一条没有路

的路,在乱草密树中向山上的长城进发,全然不在乎脚下的荆棘,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从一个坍塌的垛口登上了一座敌楼,山风立刻吹来,身上的汗水很快不知去向,爽极了!这里已经远远超过一般行人所能及的路程,一切都没有修缮,斑驳的城墙沉默着,山间很静,偶有一两声鸟鸣,石刻雕花的射口上长满了苍苔,青翠的山枣树从厚大的棕褐色城砖缝中挤出身躯来,城墙两面山花烂漫,长城便是一条长廊,让我们轻松地行走其上来看这燕山形胜,其中这里面就有蒙古人,汉人的孩子,回溯当年情形,这似乎有些戏剧性,但也让人明白:时间能改变一切。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透过敌楼的窗口,向东望去,对面的大山险峻高耸,黑灰色的巨石参差错落,长城如一条细带从云雾弥漫的顶峰倒垂下来,那看不见的地方就是望京楼了,大家还在说笑,可心中多少有些忐忑了,虽然眼下还看不出危险来,但那么多玄乎神秘的传说让我们心里没底,但不管怎样,唯有前行,在谷底的小溪里我们把所有的水壶灌满,下午两点,开始出发。

    这时,天空的云变得多起来了,我们从吊桥跨越小溪达到了对岸的长城,这段的风格就有了些变化,不再雄浑博大,而是清秀,苍劲,黑青色的城墙砌在黑逡逡的岩石上,城砖残破剥离,向上望去,坡度很大,不见尽头,似从天际垂下,只攀过四五座堡楼,就觉得很累,让人喘不过气来,可是不能停,天黑前不能到达肯定失败,于是继续挣扎,好在年轻,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一口气竟超越了十二座敌楼,抹去淋漓的汗水,回头望去,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一个相当的海拔高度,大部分山峰已如伏鳖尽在脚下,仰望天空乌云滚动,非常的快,似乎离天已经很近了。厚实高大的墙体宽度已经收缩为不到一米了,两侧都是陡立而高大的山坡,过了第十四座敌楼,终于看见神奇的“天梯”了,这里已经没有实际意义的城墙,我们面对的是一座略有倾斜峭壁,一侧有一条石梯从峰顶悬垂而下,宽不足一尺,纵深仅容下我的手掌,大家有些默然,有些紧张,谁也没说,又把背包精简了一下,开始攀越,开路的和最后的都是男孩,中间是女孩,全身扑在天梯上才感觉它的陡峭,前面人的脚跟几乎碰着我的鼻尖,开始的路程两边还有大石挡护,到了一半,全身都暴露在无底的悬崖边上,“掉下去可就完了!”,一个恐怖的感觉立刻攫紧我的心,手脚都有些僵硬,全身心的意识都集中到了手指上,抓紧!半个小时后终于爬上了天梯之顶,稍事休息,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可是向前望去大家全都呆了,前面就是天桥!据说这是万里长城上唯一一段山险墙,不足一尺宽两丈来高的墙体就镶嵌在鱼背鳍一样的悬崖上,怪石狰狞,犬牙差互,时不时有云雾冷静地扰动,透过迷朦,可以看到峭壁从峰顶直插下去,黑幽幽的深谷没有一点声音。

站在天桥上,就似在天上,周围尽是迷雾和让人窒息的高度,感觉脚下的长城在慢慢的向一侧倾斜,倒下去,一种从未有过的失重感让人觉得眩晕,把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脚心,乱云在脚下时有时无,让人一次又一次看到无底的深渊,心就一次紧似一次,风却猛起来,发出一阵阵怪叫,走了一半,我的鞋竟被一根坚韧的树枝挂住了,必须回头才能想法处理,但这绝对是一个极危险的动作,可是我后面已经没有人了,大家都看着我,无计可施,死亡的恐惧浇头盖脑地透遍我的全身,冷汗全出来了,怎么办?稍微冷静一下,我目不斜视,慢慢蹲下去,终于摸索到了那根满是刺的树枝,一用力。折断了,尖刺立刻扎进我的我的手里,我心里欢呼一声!抽手过来,血开始淌落。最后的一段,墙体也没有了,就是一块耸立在悬崖之颠的一块巨石,,尖尖的顶端四周全是峭壁,从一侧我抓着石缝的一棵小树爬下去,可女孩子个子矮,无论如何也不敢了,于是我半跪下去,两手抠着石隙,让她们一个个踩着我的膝盖,每个女孩都从我的怀里簌簌地爬下来,

过了要命的天桥,登上了仙女楼,由于几百年人迹罕至,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门口整齐地码着三块砖,肯定是当年放好的,歇息一会,才发现仙女楼竟是一绝境,进退极难,而且对面就是望京楼了!多少年有人终于第一次看见它的真容了,它颜色灰黑,也不高大,墙体有些开裂,在乌云翻滚的天空下,它静静地矗立在绝顶之上,冷漠平静,两楼之间就是最险的老虎嘴了,这次必须要赤手空拳攀爬陡崖了,唯见几块石头摇摇欲坠的卡在岩缝中,肯定得手脚并用才有可能上去,而且石头由于连绵阴雨上面还滴着水,退?是不可能的了,一时间大家都傻了。我们坐在楼里沉默了很久,风从各个方向刮来,隐隐着挟带着山林里的腥气,抽打着我们的脸,是不是我们冒昧的到来打破了这里几百年的安静,惊醒了战死的英灵?他们醒来了,愤怒了,都聚集到窗外,瞪着我们,把粗重的鼻息喷到我们身上,我觉得自己的脸色一定是苍白的。

    却有一声欢呼,女孩在一旁的悬崖边居然发现了一条隐秘的小路!似乎通往望京楼的方向,天无绝人之路!我突然想起这句话,不管怎样,大家决定孤注一掷了,于是搭成人梯,爬下仙女楼,摸索到那条小路,它非常的狭窄,我们仓惶紧张地在其中跌跌撞撞的蹒跚,两旁的荆棘不停抽打着所有人疲惫的身体,而且更大的焦灼还在于这条是不是一条下山的路?望京楼在急切企盼的目光下离我们忽远忽近,过了很久,转过一块巨石,我蓦然发现望京楼就在眼前!我们跌跌撞撞爬过去,扑在墙体上,顺势都软了。

    背靠这魂牵梦绕的望京楼,才发现,脚下苍山如海,燕山山脉像一袭袭碧青的巨浪,在天地间澎湃,那夕阳下天边的云朵,就是溅起的飞沫了,我们就像坐在巨浪之颠的一条小船上,惊心动魄,烟波浩淼的密云水库就如一泓平镜,滔滔潮河蜿蜒如带,江山如此多娇!一切世嚣浊气都不知去向,仰天长啸,游离在浩荡天风里,竟显得那么渺小!

   天渐渐的黑了,商议一下,大家分工去拣柴禾,拔野草,我们把草铺在望京楼的砖地上,又盖了一大块塑料,这就是今晚休息的地方了,点起一根蜡烛,这里太沉重太漫长的黑夜被照亮了,吃过饭,在我的安

排下,大家就挤在一起睡,剩下一男一女轮班打更。第一班就是我和晓春,我们两个披着塑料布,坐在门口,虽然是三伏天,这里却是寒冷的,除了风声,天地间非常的静穆,过了一个多小时,月亮出来了,皓洁无比,这就是边关的冷月啊,如水的光华照在几处几乎静止不动的云端上,泛出一层微微颤动的光绒,周围几百里的群山在深蓝的夜空下清晰可见,几座出名的高山在远处各自黑峻峻地矗立,彼此面对着,似是互相沉思的巨人,一种亘古的冷峻平和的气氛让我俩折服,不再言语,仿佛眼前的所有就是这个世界真正的本来,白日里各种世间的东西确实觉得很遥远了,一切执着的欲望在此刻此地忽然被造化切掉,让我心里异样,是失去后的空无,还是反思的沉重?那感觉至今我也说不清。

     夜间一点钟,我们去睡了,可是总也睡不着,且不说有树枝石头硌着我的骨头,就是那万丈悬崖也在我心海里旋转,我甚至怀疑自己没有走过来,摔死在路上了,过去的几个小时里,生死不就是须臾之间吗?今天不是我征服了望京楼,而是他给了我们略微温和的笑脸吧,是不是它也孤独呢?这世上孤独又是无处不在啊。

    夜间两点,下起雨来了,大家都起来,点起一堆柴禾,在这黑夜,在这万仞之颠上开始跳动着一点星星的火,我把酒倒进水壶,放在火旁煨热,我忽然想起就是在六百多年前也会有这样的一个夜晚,远离故土的年轻的士兵们就在这绝顶之上围起猎火,饮上烈酒吧,酒酣之际可是想起故乡的小溪和白发苍苍的爹娘?那是一种怎样温和的情景。可是,蓦然间,烽烟突起,他们全都不见了,他们究竟是怎样的结局?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最终,楼里的酒气散尽了,火灭了,黑了,清冷月光照在斑驳的残砖断壁上,白草枯枝在凄风冷雨中轻轻抖着......如此就是几百年。可今天这里又重新亮了起来,一群鲜活的年轻人又让这里充满生气,古老的城砖睁开百年的倦眼,不知又作怎样的感慨!世事无常,或有轮回?苍天好生?大哉生命!

    酒热了,每个人都接过来喝了一口,年轻的脸上写着恬然,感谢上帝给了我这么多伙伴,是他们陪着我九死一生走过来,落地皆兄弟,何必骨肉亲?世人倘能如此,那么这世间岂不少了许多的欺骗和伤害?在这远离人寰的地方,让人觉得自己曾苦苦挣扎希冀的东西就像在另外一个世间虚无缥缈,正如佛说的那样,我们的本来心性就像这本来的宇宙一样平和安详,可是痛苦又是从何而来?多少个日日夜夜荒废过去,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冷静思考的夜晚?为什么?

    酒劲上来了,身体也热乎了,大家都觉得困了,相互偎依着,随便枕藉在地上睡了。燕山的夜雨渐渐停了,大山里可隐隐听见山泉在汩汩跳动,或有皮毛干燥的小鼠从湿漉漉的洞口向外窥视,云雾则在绿色山峰上慢慢走远。我沉沉睡去,不知东方之既白。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望京楼记

发布时间: 2005-09-21

 

从小就听说金山岭长城的尽头是一座望京楼,它坐落在苍莽燕山的脊梁上,砥天一柱,山势险峻陡峭,狼牙差互,长年云遮雾罩,很少有人能看得见,据说在秋高气爽的黎明,如果有能攀上楼顶,就可以看到

几百里远的北京城的灯火,望京楼一名由此而来;但是沿途必须经过四道磨牙吮血的险关,曾经几次,有人失足坠崖,把魂就留在眺望北京城的路上,以至于无人再去冒险,望京楼的故事就愈加的离奇,它似乎在天上。

   可天生喜欢考古探险的我早就对它充满了渴望,大一下学期,我刚好二十岁,远在重庆,我就下定了决心,暑假一放,我就招呼了几个朋友,共约去爬望京楼,都在山里长大的我们什么都不怕,大家跃跃欲试

,积极地做准备,在一个雨后初晴的清晨,兴奋地上路了。乘车一百二十里,来到了长城脚下,抬头望去,古老的长满石花的墙体沉重地在大山顶上缓缓西去,峰回路转在群山从中时隐时现,我们选了一条没有路

的路,在乱草密树中向山上的长城进发,全然不在乎脚下的荆棘,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从一个坍塌的垛口登上了一座敌楼,山风立刻吹来,身上的汗水很快不知去向,爽极了!这里已经远远超过一般行人所能及的路程,一切都没有修缮,斑驳的城墙沉默着,山间很静,偶有一两声鸟鸣,石刻雕花的射口上长满了苍苔,青翠的山枣树从厚大的棕褐色城砖缝中挤出身躯来,城墙两面山花烂漫,长城便是一条长廊,让我们轻松地行走其上来看这燕山形胜,其中这里面就有蒙古人,汉人的孩子,回溯当年情形,这似乎有些戏剧性,但也让人明白:时间能改变一切。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透过敌楼的窗口,向东望去,对面的大山险峻高耸,黑灰色的巨石参差错落,长城如一条细带从云雾弥漫的顶峰倒垂下来,那看不见的地方就是望京楼了,大家还在说笑,可心中多少有些忐忑了,虽然眼下还看不出危险来,但那么多玄乎神秘的传说让我们心里没底,但不管怎样,唯有前行,在谷底的小溪里我们把所有的水壶灌满,下午两点,开始出发。

    这时,天空的云变得多起来了,我们从吊桥跨越小溪达到了对岸的长城,这段的风格就有了些变化,不再雄浑博大,而是清秀,苍劲,黑青色的城墙砌在黑逡逡的岩石上,城砖残破剥离,向上望去,坡度很大,不见尽头,似从天际垂下,只攀过四五座堡楼,就觉得很累,让人喘不过气来,可是不能停,天黑前不能到达肯定失败,于是继续挣扎,好在年轻,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一口气竟超越了十二座敌楼,抹去淋漓的汗水,回头望去,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一个相当的海拔高度,大部分山峰已如伏鳖尽在脚下,仰望天空乌云滚动,非常的快,似乎离天已经很近了。厚实高大的墙体宽度已经收缩为不到一米了,两侧都是陡立而高大的山坡,过了第十四座敌楼,终于看见神奇的“天梯”了,这里已经没有实际意义的城墙,我们面对的是一座略有倾斜峭壁,一侧有一条石梯从峰顶悬垂而下,宽不足一尺,纵深仅容下我的手掌,大家有些默然,有些紧张,谁也没说,又把背包精简了一下,开始攀越,开路的和最后的都是男孩,中间是女孩,全身扑在天梯上才感觉它的陡峭,前面人的脚跟几乎碰着我的鼻尖,开始的路程两边还有大石挡护,到了一半,全身都暴露在无底的悬崖边上,“掉下去可就完了!”,一个恐怖的感觉立刻攫紧我的心,手脚都有些僵硬,全身心的意识都集中到了手指上,抓紧!半个小时后终于爬上了天梯之顶,稍事休息,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可是向前望去大家全都呆了,前面就是天桥!据说这是万里长城上唯一一段山险墙,不足一尺宽两丈来高的墙体就镶嵌在鱼背鳍一样的悬崖上,怪石狰狞,犬牙差互,时不时有云雾冷静地扰动,透过迷朦,可以看到峭壁从峰顶直插下去,黑幽幽的深谷没有一点声音。

站在天桥上,就似在天上,周围尽是迷雾和让人窒息的高度,感觉脚下的长城在慢慢的向一侧倾斜,倒下去,一种从未有过的失重感让人觉得眩晕,把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脚心,乱云在脚下时有时无,让人一次又一次看到无底的深渊,心就一次紧似一次,风却猛起来,发出一阵阵怪叫,走了一半,我的鞋竟被一根坚韧的树枝挂住了,必须回头才能想法处理,但这绝对是一个极危险的动作,可是我后面已经没有人了,大家都看着我,无计可施,死亡的恐惧浇头盖脑地透遍我的全身,冷汗全出来了,怎么办?稍微冷静一下,我目不斜视,慢慢蹲下去,终于摸索到了那根满是刺的树枝,一用力。折断了,尖刺立刻扎进我的我的手里,我心里欢呼一声!抽手过来,血开始淌落。最后的一段,墙体也没有了,就是一块耸立在悬崖之颠的一块巨石,,尖尖的顶端四周全是峭壁,从一侧我抓着石缝的一棵小树爬下去,可女孩子个子矮,无论如何也不敢了,于是我半跪下去,两手抠着石隙,让她们一个个踩着我的膝盖,每个女孩都从我的怀里簌簌地爬下来,

过了要命的天桥,登上了仙女楼,由于几百年人迹罕至,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门口整齐地码着三块砖,肯定是当年放好的,歇息一会,才发现仙女楼竟是一绝境,进退极难,而且对面就是望京楼了!多少年有人终于第一次看见它的真容了,它颜色灰黑,也不高大,墙体有些开裂,在乌云翻滚的天空下,它静静地矗立在绝顶之上,冷漠平静,两楼之间就是最险的老虎嘴了,这次必须要赤手空拳攀爬陡崖了,唯见几块石头摇摇欲坠的卡在岩缝中,肯定得手脚并用才有可能上去,而且石头由于连绵阴雨上面还滴着水,退?是不可能的了,一时间大家都傻了。我们坐在楼里沉默了很久,风从各个方向刮来,隐隐着挟带着山林里的腥气,抽打着我们的脸,是不是我们冒昧的到来打破了这里几百年的安静,惊醒了战死的英灵?他们醒来了,愤怒了,都聚集到窗外,瞪着我们,把粗重的鼻息喷到我们身上,我觉得自己的脸色一定是苍白的。

    却有一声欢呼,女孩在一旁的悬崖边居然发现了一条隐秘的小路!似乎通往望京楼的方向,天无绝人之路!我突然想起这句话,不管怎样,大家决定孤注一掷了,于是搭成人梯,爬下仙女楼,摸索到那条小路,它非常的狭窄,我们仓惶紧张地在其中跌跌撞撞的蹒跚,两旁的荆棘不停抽打着所有人疲惫的身体,而且更大的焦灼还在于这条是不是一条下山的路?望京楼在急切企盼的目光下离我们忽远忽近,过了很久,转过一块巨石,我蓦然发现望京楼就在眼前!我们跌跌撞撞爬过去,扑在墙体上,顺势都软了。

    背靠这魂牵梦绕的望京楼,才发现,脚下苍山如海,燕山山脉像一袭袭碧青的巨浪,在天地间澎湃,那夕阳下天边的云朵,就是溅起的飞沫了,我们就像坐在巨浪之颠的一条小船上,惊心动魄,烟波浩淼的密云水库就如一泓平镜,滔滔潮河蜿蜒如带,江山如此多娇!一切世嚣浊气都不知去向,仰天长啸,游离在浩荡天风里,竟显得那么渺小!

   天渐渐的黑了,商议一下,大家分工去拣柴禾,拔野草,我们把草铺在望京楼的砖地上,又盖了一大块塑料,这就是今晚休息的地方了,点起一根蜡烛,这里太沉重太漫长的黑夜被照亮了,吃过饭,在我的安

排下,大家就挤在一起睡,剩下一男一女轮班打更。第一班就是我和晓春,我们两个披着塑料布,坐在门口,虽然是三伏天,这里却是寒冷的,除了风声,天地间非常的静穆,过了一个多小时,月亮出来了,皓洁无比,这就是边关的冷月啊,如水的光华照在几处几乎静止不动的云端上,泛出一层微微颤动的光绒,周围几百里的群山在深蓝的夜空下清晰可见,几座出名的高山在远处各自黑峻峻地矗立,彼此面对着,似是互相沉思的巨人,一种亘古的冷峻平和的气氛让我俩折服,不再言语,仿佛眼前的所有就是这个世界真正的本来,白日里各种世间的东西确实觉得很遥远了,一切执着的欲望在此刻此地忽然被造化切掉,让我心里异样,是失去后的空无,还是反思的沉重?那感觉至今我也说不清。

     夜间一点钟,我们去睡了,可是总也睡不着,且不说有树枝石头硌着我的骨头,就是那万丈悬崖也在我心海里旋转,我甚至怀疑自己没有走过来,摔死在路上了,过去的几个小时里,生死不就是须臾之间吗?今天不是我征服了望京楼,而是他给了我们略微温和的笑脸吧,是不是它也孤独呢?这世上孤独又是无处不在啊。

    夜间两点,下起雨来了,大家都起来,点起一堆柴禾,在这黑夜,在这万仞之颠上开始跳动着一点星星的火,我把酒倒进水壶,放在火旁煨热,我忽然想起就是在六百多年前也会有这样的一个夜晚,远离故土的年轻的士兵们就在这绝顶之上围起猎火,饮上烈酒吧,酒酣之际可是想起故乡的小溪和白发苍苍的爹娘?那是一种怎样温和的情景。可是,蓦然间,烽烟突起,他们全都不见了,他们究竟是怎样的结局?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最终,楼里的酒气散尽了,火灭了,黑了,清冷月光照在斑驳的残砖断壁上,白草枯枝在凄风冷雨中轻轻抖着......如此就是几百年。可今天这里又重新亮了起来,一群鲜活的年轻人又让这里充满生气,古老的城砖睁开百年的倦眼,不知又作怎样的感慨!世事无常,或有轮回?苍天好生?大哉生命!

    酒热了,每个人都接过来喝了一口,年轻的脸上写着恬然,感谢上帝给了我这么多伙伴,是他们陪着我九死一生走过来,落地皆兄弟,何必骨肉亲?世人倘能如此,那么这世间岂不少了许多的欺骗和伤害?在这远离人寰的地方,让人觉得自己曾苦苦挣扎希冀的东西就像在另外一个世间虚无缥缈,正如佛说的那样,我们的本来心性就像这本来的宇宙一样平和安详,可是痛苦又是从何而来?多少个日日夜夜荒废过去,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冷静思考的夜晚?为什么?

    酒劲上来了,身体也热乎了,大家都觉得困了,相互偎依着,随便枕藉在地上睡了。燕山的夜雨渐渐停了,大山里可隐隐听见山泉在汩汩跳动,或有皮毛干燥的小鼠从湿漉漉的洞口向外窥视,云雾则在绿色山峰上慢慢走远。我沉沉睡去,不知东方之既白。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作者:张明悟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