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泉 浪淘沙
发布时间:2005-09-10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程雪    点击率:

 

(一)

 

泉水流淌,

它穿过眼睛的石头,

让耳朵的山花开满形象的溪涧;

思想的风泛起寥廓的潮气,

万物生长,四季流转,

而我却不见时间之泉……

 

它的上游是蜿蜒的黄昏吗?

那里归巢的鸟鸣正啼啭,

它每天流过世界的脊背,

云和血液的树丛起伏着波澜;

谁都认得这夕阳陨落的表情:生、死的苔藓,

而我却不见生命之泉……

 

迷失在无底的清澈中,

我流向我影子透明的深潭,

那里澄明的黑夜永不停息的扬起白昼的泡沫,

星群,熟睡的生活游近就是游远;

仿佛春华和秋月宁静的鼾声、恒古不变,

而我却不见梦之泉……

                       

       

       (二)

 

在无人到达的渊谷,

你自言自语,

水和光的口唇中吐出黎明,

水和光的耳朵中黑夜发出回响。

 

最柔软的思想没有语言,

心石明澈,草木舞蹈,

歌声自歌声的源头流来,

你这样自言自语,流经每一根时间的禾茎。

 

你与自己交谈:万籁俱寂。

风把秘密传向远方——

它记录这一切,在树梢、在鸟鸣、在谷穗的舌尖上,

语言被公开抹去。

 

我也被抹去,

在无人到达的梦中,

这地下的泉水从不停止梦呓;

我与我促膝交谈,

在我也进不去的熟睡中——

雷的卵石每一瞬沉入闪电的波澜;

这里没有第三者,

在我与我什么也没说的时候,

活的生命淙淙流动……

 

 

 

 

          (三)

 

你是世界流动的眼睛

目光却不闪烁   不看自己

你抬起眼帘看我

两个波浪交换晶亮的眼色

 

同一张脸呈现:梦对着梦的表情

一个微笑流动在另一个微笑中

树丛行走,绿色的口唇升起凉风

 

你每日诞生的躯体和骨骼都是水质

水质的足   戴着水质的镯环

           在水质的青春中行走

 

大地涉足在永恒地乐声中

但你什么也听不见

水珠的耳朵塞住水珠地耳朵

我的心脏    一片安眠的落叶

却听见自己血液透明的水声:

鸟的歌声、阳光的蜂鸣、云移动思想潮湿的呼吸

天空的皮肤涓涓流淌……

 

       

           (四)

 

戴在山峦脖子上的项链,

你让生命的水光喷涌:

流动的声音的水珠

在自己澄明的寂静中滚动……

 

 

我的脚步也哗哗流淌,

它浸没在你含风的波澜中;

我行走的双腿是你的支流

——踏着时间中的影子,

这些云的卵石

每一刹那都沉入你透明的躯体;

 

它们也是我的手,

在你诗文漾动的水线上吮吸甘甜,

你清澈的思想淹没所有的词藻,

我和世界被冲走,

但你自己仿佛苍穹,只流动

静止——

 

 

          (五)

 

从源头离开自己

生命的足

从水的肉体到水的灵魂

你迎接自己

精神的水脉行走

 

它回到幽寂的渊谷

它回到血液茂密的树丛

它回到额头上跳动的岩石下

顺着沉思弯曲的山涧

你以时间光滑的卵石为岸

 

你把最柔软的剑锋伸向世界

语言的风波被磨利

你喷涌自己的回声

空寂流过平原

 

你是我血统

在你淹没我的时候新生不息奔流

我不知觉这一刻——人生

我正离开自己

迎着梦上涨的泉流……

 

 

           (六)

 

你打开自己

透明的血液中   心石绽露

你打开心石

云在水文的天空中绽露

 

目光的飞鸟掠过流动的人群

影子:一个男人或女人

一个流来的自己在一个流走的自己中倒影

梦打开梦的泉眼

灵魂涓涓的拨响自己的肉体

它演奏我这一刻投下的沉思

诗意的鱼群游动、跳跃

 

我不捕捉它们

我只铺开流动的纸

笔尖的鳍紧张的呼吸

 

 

 

 

        (七)

 

彗星

夜空中的一条幽泉

流入   我黑色深湛的目光

 

颤抖的琴声

我诗歌中的一条幽泉

涌出   在失眠灼烧的岩石下

 

生命神秘的幽泉

它盘绕在时间海藻般的影子中

 

我如何解开它

云的树干、风的藤、月亮潺潺的根……

 

 

 

 

       (八)

 

从遥远的洗礼涌出的纯洁,

永不停息的圣歌,

在命运的峭壁上为我灌顶。

 

潺潺的绷带包裹的骨缝,

悬崖永不愈合的琴声;

你沐浴我的沉思,

让我的目光在疼痛中流淌甘甜。

 

我如何感激你清冽的乳汁,

每滴一秒、

它在我的血液中流成细流。

连我也不知道你的存在,

你拖着我,就像拖着蜜色的树枝。

 

此刻,你正伸过你润泽的空寂,

让我摸到梦流动的岸

——一个影子赤裸的挣脱生活、

它永远不再干渴

在你透明的掌心中……

 

 

      (九)

 

你在自己的骨骼中拂起风,

这无形的鱼游于天空;

你从你的形骸之外归来,

云的鞋印

我目光的水纹漾动。

 

清凉的火焰从思想的水光中升起,

你在水的藤萝中自我燃烧,

一个我降生于你内部白色的火苗,

这是源头,另一个我踏着月影

精神滴水穿石的地方。

 

这里每一秒都是远方,

生命流经生命的故乡——

水回到水的根中,

我淌着你这流动的桥走过。

 

我不是我,我沿着你的身体迈步,

树叶的琴键哗哗响动,

四季在四季的形骸外行走,

我遇见我,入流忘所……

 

(十)

在夜的山涧之间

黑暗的树丛中

幽谷的内脏中虫鸣闪烁

 

这些声音的落叶

流过,在岩石与岩石的胸骨间

繁星的花瓣   飘入血管

 

顺流而下

寂静在寂静的溪畔拂动

音乐的凉气悠扬的传远:

桑椹从睡眠的枝头轻轻落下

石榴打开无念的心脏

野草籽撒满梦的山丘

清润的水气浮起午夜的歌

静默的回声荡漾

世界呼吸的水纹    缓缓滑过

 

风听不见自己

它在自己无形的眼睛中散步

沿着

月光无声的泉流……       2005,8于韩国土地文化馆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泉 浪淘沙

发布时间: 2005-09-10

 

(一)

 

泉水流淌,

它穿过眼睛的石头,

让耳朵的山花开满形象的溪涧;

思想的风泛起寥廓的潮气,

万物生长,四季流转,

而我却不见时间之泉……

 

它的上游是蜿蜒的黄昏吗?

那里归巢的鸟鸣正啼啭,

它每天流过世界的脊背,

云和血液的树丛起伏着波澜;

谁都认得这夕阳陨落的表情:生、死的苔藓,

而我却不见生命之泉……

 

迷失在无底的清澈中,

我流向我影子透明的深潭,

那里澄明的黑夜永不停息的扬起白昼的泡沫,

星群,熟睡的生活游近就是游远;

仿佛春华和秋月宁静的鼾声、恒古不变,

而我却不见梦之泉……

                       

       

       (二)

 

在无人到达的渊谷,

你自言自语,

水和光的口唇中吐出黎明,

水和光的耳朵中黑夜发出回响。

 

最柔软的思想没有语言,

心石明澈,草木舞蹈,

歌声自歌声的源头流来,

你这样自言自语,流经每一根时间的禾茎。

 

你与自己交谈:万籁俱寂。

风把秘密传向远方——

它记录这一切,在树梢、在鸟鸣、在谷穗的舌尖上,

语言被公开抹去。

 

我也被抹去,

在无人到达的梦中,

这地下的泉水从不停止梦呓;

我与我促膝交谈,

在我也进不去的熟睡中——

雷的卵石每一瞬沉入闪电的波澜;

这里没有第三者,

在我与我什么也没说的时候,

活的生命淙淙流动……

 

 

 

 

          (三)

 

你是世界流动的眼睛

目光却不闪烁   不看自己

你抬起眼帘看我

两个波浪交换晶亮的眼色

 

同一张脸呈现:梦对着梦的表情

一个微笑流动在另一个微笑中

树丛行走,绿色的口唇升起凉风

 

你每日诞生的躯体和骨骼都是水质

水质的足   戴着水质的镯环

           在水质的青春中行走

 

大地涉足在永恒地乐声中

但你什么也听不见

水珠的耳朵塞住水珠地耳朵

我的心脏    一片安眠的落叶

却听见自己血液透明的水声:

鸟的歌声、阳光的蜂鸣、云移动思想潮湿的呼吸

天空的皮肤涓涓流淌……

 

       

           (四)

 

戴在山峦脖子上的项链,

你让生命的水光喷涌:

流动的声音的水珠

在自己澄明的寂静中滚动……

 

 

我的脚步也哗哗流淌,

它浸没在你含风的波澜中;

我行走的双腿是你的支流

——踏着时间中的影子,

这些云的卵石

每一刹那都沉入你透明的躯体;

 

它们也是我的手,

在你诗文漾动的水线上吮吸甘甜,

你清澈的思想淹没所有的词藻,

我和世界被冲走,

但你自己仿佛苍穹,只流动

静止——

 

 

          (五)

 

从源头离开自己

生命的足

从水的肉体到水的灵魂

你迎接自己

精神的水脉行走

 

它回到幽寂的渊谷

它回到血液茂密的树丛

它回到额头上跳动的岩石下

顺着沉思弯曲的山涧

你以时间光滑的卵石为岸

 

你把最柔软的剑锋伸向世界

语言的风波被磨利

你喷涌自己的回声

空寂流过平原

 

你是我血统

在你淹没我的时候新生不息奔流

我不知觉这一刻——人生

我正离开自己

迎着梦上涨的泉流……

 

 

           (六)

 

你打开自己

透明的血液中   心石绽露

你打开心石

云在水文的天空中绽露

 

目光的飞鸟掠过流动的人群

影子:一个男人或女人

一个流来的自己在一个流走的自己中倒影

梦打开梦的泉眼

灵魂涓涓的拨响自己的肉体

它演奏我这一刻投下的沉思

诗意的鱼群游动、跳跃

 

我不捕捉它们

我只铺开流动的纸

笔尖的鳍紧张的呼吸

 

 

 

 

        (七)

 

彗星

夜空中的一条幽泉

流入   我黑色深湛的目光

 

颤抖的琴声

我诗歌中的一条幽泉

涌出   在失眠灼烧的岩石下

 

生命神秘的幽泉

它盘绕在时间海藻般的影子中

 

我如何解开它

云的树干、风的藤、月亮潺潺的根……

 

 

 

 

       (八)

 

从遥远的洗礼涌出的纯洁,

永不停息的圣歌,

在命运的峭壁上为我灌顶。

 

潺潺的绷带包裹的骨缝,

悬崖永不愈合的琴声;

你沐浴我的沉思,

让我的目光在疼痛中流淌甘甜。

 

我如何感激你清冽的乳汁,

每滴一秒、

它在我的血液中流成细流。

连我也不知道你的存在,

你拖着我,就像拖着蜜色的树枝。

 

此刻,你正伸过你润泽的空寂,

让我摸到梦流动的岸

——一个影子赤裸的挣脱生活、

它永远不再干渴

在你透明的掌心中……

 

 

      (九)

 

你在自己的骨骼中拂起风,

这无形的鱼游于天空;

你从你的形骸之外归来,

云的鞋印

我目光的水纹漾动。

 

清凉的火焰从思想的水光中升起,

你在水的藤萝中自我燃烧,

一个我降生于你内部白色的火苗,

这是源头,另一个我踏着月影

精神滴水穿石的地方。

 

这里每一秒都是远方,

生命流经生命的故乡——

水回到水的根中,

我淌着你这流动的桥走过。

 

我不是我,我沿着你的身体迈步,

树叶的琴键哗哗响动,

四季在四季的形骸外行走,

我遇见我,入流忘所……

 

(十)

在夜的山涧之间

黑暗的树丛中

幽谷的内脏中虫鸣闪烁

 

这些声音的落叶

流过,在岩石与岩石的胸骨间

繁星的花瓣   飘入血管

 

顺流而下

寂静在寂静的溪畔拂动

音乐的凉气悠扬的传远:

桑椹从睡眠的枝头轻轻落下

石榴打开无念的心脏

野草籽撒满梦的山丘

清润的水气浮起午夜的歌

静默的回声荡漾

世界呼吸的水纹    缓缓滑过

 

风听不见自己

它在自己无形的眼睛中散步

沿着

月光无声的泉流……       2005,8于韩国土地文化馆  

 

 

 

 

作者:程雪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