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共考古
公共考古
上博“山西壁画展”布展先睹为快,墓室复原宛若身临其境
发布时间:2017-11-14    文章出处:澎湃新闻    作者:黄松 陆林汉    点击率: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将于11月29日在上海博物馆开幕, 此次展览以“天似穹庐”和“人亦黄土”两部分展出北朝和宋金元的12组(89件)墓葬壁画(全部展品目录见文末),其中第一部分“天似穹庐”部分展出的三件北朝壁画分别来自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太原市北齐娄叡墓和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展览现场将还原水泉梁北齐壁画的墓室。

  此次展览从11月10日开始布展,经过几天的工作,已初具看点,一些墓室的复原也已初具雏形,“澎湃新闻”记者先睹为快。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李仲谋向“澎湃新闻”介绍,布展将持续三周,这在上博的历史上是少见的,主要原因三件北朝的壁画体量巨大,还原水泉梁北齐壁画的墓室更是需要上海博物馆和山西博物院两馆工作人员合作完成。

  李仲谋介绍说,“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中三幅北朝时期的壁画主要集中在人物和建筑,也包括了花卉、植物、动物和异兽的描绘,这些壁画的艺术风格对后世的绘画艺术也是有影响的。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海报

  与公众熟悉的山西永乐宫或是广胜寺等寺观壁画不同,墓葬壁画不如寺观壁画鲜艳和精致,但更有生活气和烟火气,且因为存在于长期地下,毫无争议地说明了墓葬的时代,而寺观壁画每个时代都有可能去修复和重新绘制,所以墓葬依旧保持当时了的很多文化、日常生活、经济等信息,对研究当地的历史、艺术、风俗更有帮助。

  此次上海博物馆展出的均为山西博物院所藏的墓葬壁画原件。李仲谋介绍,相比中国古代绘画宋元之前的作品存世稀少,或为后期摹本且存在争议,所以确凿的隋唐以前的绘画作品,只有壁画。且北朝和隋唐时期的壁画,人物造型、线条、设色等的艺术水平都很高,且出现了透视。隋唐以前的壁画感觉并非工匠所做,而是出自有一定造诣的画师之手。而宋金元部分的墓葬壁画比较普遍,水平则参差不齐,有的略显稚拙,看见出自普通画工之手,但也不乏好的艺术作品。


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北齐,泥质,山西博物院藏

  三件北朝壁画,还原历史、刷新观感

  走入上海博物馆布展现场,进门右手边的“水泉梁北齐壁画”的复原墓室已经初具雏形,该墓位于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窑子头乡水泉梁村,于2008年6月进行了考古发掘及壁画搬迁保护。山西博物院采用“复原性保护”的新方式,把原本置于自然环境中“不可移动”的壁画切割成数十个块面,揭取搬迁后,进行修复、养护,再按照原有的墓葬结构拼接复原。

  因山西朔州水泉梁北朝墓葬壁画要复原搭建展示,故上周最先出箱。经两馆专业人员反复仔细的检验后完成点交,并开始搭建。复原的水泉梁墓由于30多块小壁画组成,占地75-80平方米,搭建预计将在一周后完成。


工作人员在布展现场为水泉梁北齐壁画的展出做准备。 山西博物馆院 图

  此次展览的负责人上海博物馆展览部金靖之介绍说:“届时观众宛如身临其境走入墓室,通过甬道进入,四壁壁画环绕。正对门口的北壁是夫妇宴饮图,东壁的鞍马仪仗图,西壁的牛车出行图,以及南壁门洞左右两侧的鼓吹图均复原展出。墓顶壁画的四神图和十二生肖图也将呈现。”

  为了保护文物,“水泉梁北齐壁画”的复原墓室将限流参观,届时,细心的观众甚至可以看到一些蓝色的线,这是之前盗墓的人划分壁画留下来的切割的线。


布展现场正在还原的水泉梁北齐壁画墓室

  进门右手边将陈列的是“太原市北齐娄叡墓”,这是一个著名的墓,也是在壁画研究上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墓葬。1980年代被发掘和修复,当时的修复技术和现在不同,所以山西博物馆的工作团队以现代技术重新修复。此次展出的北齐娄叡墓一共四幅壁画,有三幅是一组为马队出行图,一幅是单独的迎宾图。娄叡墓暂未开始布展,我们只能从展览海报中设想其展出效果。

  但上博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记者描述了其中一幅中特别有意思的场景:有一匹马在受惊的时候,一边奔跑一边排便,且排便的动态表现得非常生动。上海博物馆的一件“西汉八牛储贝器”其中也有一匹马是如此动态,与之对照,便解答了对的各种猜想。墓主人娄叡为鲜卑勋贵,北方人在马上生活,对马的习性的了解,导致对马的刻画非常生动。除此之外,娄叡墓壁画中对男女的发饰、装束、服装都很有特点,北朝人戴的风帽,以及骑马的装束都在壁画上面有很生动的表现。当然壁画中也包括了一些专家也没有研究出来的谜团,比如,有个人物的发型既不像男性的典型发型,也不像女性的,这表现的是什么? 观众参观时也可以细细寻找比对。


北齐娄叡墓(局部,海报图)

  澎湃新闻记者探访时,恰逢“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北壁”开箱,10多名工作人员合力将其从木盒中抬出。这件壁画上周四(11月10日)凌晨运抵上博,上博为这件长3.2米,高3.5米的壁画“拆门”相迎。这件壁画陈列右手第二间(“水泉梁北齐壁画”的复原墓室边)一个独立的空间之中,从目前布展情况看,观众和这件壁画间仅一块齐人高的玻璃之隔。


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北壁从木箱中抬出

  九原岗北朝墓葬的发掘于2013年,对研究北朝晚期社会生活、绘画艺术以及中国古代建筑史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但遗憾的是,除却穹隆顶上面的星象图及两壁星星点点的残迹,墓室壁画几乎盗揭殆尽,所幸墓道东、西、北三壁的壁画尚大部存留。此次展出的为北壁,其上绘有一座极有气势的木构建筑,两侧有廊相连。金靖之介绍,过去关于北朝的建筑形制只见于文献,“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既是艺术品,也是历史资料。 (详细介绍参见文末此前报道)


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正在布展

  宋金元壁画,多民族融合下的山西

  除了“天似穹庐”展出的三件北朝壁画外,“人亦黄土”部分囊括了宋金元时期的9组(53件)壁画,其中北宋1组,宋金1组,金2组,元代4 组,相比之下,宋金元的壁画没有北朝时期的那么大,可能在观众眼里不是很出彩,但是它的研究价值非常高。


“盂县皇后村宋金壁画墓”已开箱陈列

  看过三件震撼的北朝壁画后,宋金元仅“盂县皇后村宋金壁画墓”已开箱陈列,但上海博物馆展览部金靖之特别向澎湃新闻记者提到了“忻州南呼延村壁画墓” 在展示的五块壁画中,有三幅是牡丹图,两幅为元代的词:一幅是元好问的词,另一幅是致敬元好问的一首《鹧鸪天》,里面用了张养浩的“无穷名利无穷恨,有限光阴有限身”,来抒发胸中的情感。“忻州南呼延村壁画墓”的墓主人姓孟,但元好问是鲜卑族、拓跋氏,但他在金代做官,金代灭亡后他借诗抒发亡国之情。姓孟的汉族人的墓葬中也借助了元好问的词,来抒发他在宋代灭亡之后,复国无望的心情。


布展现场正在等待开箱的宋金元壁画

  山西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从北朝开始一直是北方草原民族统治的,这些壁画中也体现出汉民族与北方草原民族的关系——两者互相融合,汉文化吸收了草原文化产生蜕变,草原民族被汉同化,成为中华文明形成的一部分。比如娄叡墓主人是鲜卑族东安王娄叡,他不是汉人,但是他出行的马背上就有汉人及其他各民族。但到了汉民族统治的唐代,山西成了边关,并驻扎军队。北方草原民族并不容易进入,所以唐代山西地区发展得比较慢,出土唐代的墓葬不多,壁画也很少,这也是此次展览没有唐代壁画的原因。(实习生罗娜对此文亦有贡献)

附: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展品目录

第一部分天似穹庐 (共3组36件)
太原市北齐娄叡墓
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
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

第二部分人亦黄土 (共9组53件)
盂县皇后村宋金壁画墓
繁峙南关村金代壁画墓
忻州南呼延村壁画墓
屯留县康庄工业园区元代M2壁画墓
阳泉东村元墓
平定西关村M1壁画墓
五台县阳白壁画墓
繁峙西沿口壁画墓
繁峙下永兴村壁画墓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公共考古

上博“山西壁画展”布展先睹为快,墓室复原宛若身临其境

发布时间: 2017-11-14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将于11月29日在上海博物馆开幕, 此次展览以“天似穹庐”和“人亦黄土”两部分展出北朝和宋金元的12组(89件)墓葬壁画(全部展品目录见文末),其中第一部分“天似穹庐”部分展出的三件北朝壁画分别来自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太原市北齐娄叡墓和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展览现场将还原水泉梁北齐壁画的墓室。

  此次展览从11月10日开始布展,经过几天的工作,已初具看点,一些墓室的复原也已初具雏形,“澎湃新闻”记者先睹为快。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李仲谋向“澎湃新闻”介绍,布展将持续三周,这在上博的历史上是少见的,主要原因三件北朝的壁画体量巨大,还原水泉梁北齐壁画的墓室更是需要上海博物馆和山西博物院两馆工作人员合作完成。

  李仲谋介绍说,“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中三幅北朝时期的壁画主要集中在人物和建筑,也包括了花卉、植物、动物和异兽的描绘,这些壁画的艺术风格对后世的绘画艺术也是有影响的。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海报

  与公众熟悉的山西永乐宫或是广胜寺等寺观壁画不同,墓葬壁画不如寺观壁画鲜艳和精致,但更有生活气和烟火气,且因为存在于长期地下,毫无争议地说明了墓葬的时代,而寺观壁画每个时代都有可能去修复和重新绘制,所以墓葬依旧保持当时了的很多文化、日常生活、经济等信息,对研究当地的历史、艺术、风俗更有帮助。

  此次上海博物馆展出的均为山西博物院所藏的墓葬壁画原件。李仲谋介绍,相比中国古代绘画宋元之前的作品存世稀少,或为后期摹本且存在争议,所以确凿的隋唐以前的绘画作品,只有壁画。且北朝和隋唐时期的壁画,人物造型、线条、设色等的艺术水平都很高,且出现了透视。隋唐以前的壁画感觉并非工匠所做,而是出自有一定造诣的画师之手。而宋金元部分的墓葬壁画比较普遍,水平则参差不齐,有的略显稚拙,看见出自普通画工之手,但也不乏好的艺术作品。


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北齐,泥质,山西博物院藏

  三件北朝壁画,还原历史、刷新观感

  走入上海博物馆布展现场,进门右手边的“水泉梁北齐壁画”的复原墓室已经初具雏形,该墓位于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窑子头乡水泉梁村,于2008年6月进行了考古发掘及壁画搬迁保护。山西博物院采用“复原性保护”的新方式,把原本置于自然环境中“不可移动”的壁画切割成数十个块面,揭取搬迁后,进行修复、养护,再按照原有的墓葬结构拼接复原。

  因山西朔州水泉梁北朝墓葬壁画要复原搭建展示,故上周最先出箱。经两馆专业人员反复仔细的检验后完成点交,并开始搭建。复原的水泉梁墓由于30多块小壁画组成,占地75-80平方米,搭建预计将在一周后完成。


工作人员在布展现场为水泉梁北齐壁画的展出做准备。 山西博物馆院 图

  此次展览的负责人上海博物馆展览部金靖之介绍说:“届时观众宛如身临其境走入墓室,通过甬道进入,四壁壁画环绕。正对门口的北壁是夫妇宴饮图,东壁的鞍马仪仗图,西壁的牛车出行图,以及南壁门洞左右两侧的鼓吹图均复原展出。墓顶壁画的四神图和十二生肖图也将呈现。”

  为了保护文物,“水泉梁北齐壁画”的复原墓室将限流参观,届时,细心的观众甚至可以看到一些蓝色的线,这是之前盗墓的人划分壁画留下来的切割的线。


布展现场正在还原的水泉梁北齐壁画墓室

  进门右手边将陈列的是“太原市北齐娄叡墓”,这是一个著名的墓,也是在壁画研究上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墓葬。1980年代被发掘和修复,当时的修复技术和现在不同,所以山西博物馆的工作团队以现代技术重新修复。此次展出的北齐娄叡墓一共四幅壁画,有三幅是一组为马队出行图,一幅是单独的迎宾图。娄叡墓暂未开始布展,我们只能从展览海报中设想其展出效果。

  但上博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记者描述了其中一幅中特别有意思的场景:有一匹马在受惊的时候,一边奔跑一边排便,且排便的动态表现得非常生动。上海博物馆的一件“西汉八牛储贝器”其中也有一匹马是如此动态,与之对照,便解答了对的各种猜想。墓主人娄叡为鲜卑勋贵,北方人在马上生活,对马的习性的了解,导致对马的刻画非常生动。除此之外,娄叡墓壁画中对男女的发饰、装束、服装都很有特点,北朝人戴的风帽,以及骑马的装束都在壁画上面有很生动的表现。当然壁画中也包括了一些专家也没有研究出来的谜团,比如,有个人物的发型既不像男性的典型发型,也不像女性的,这表现的是什么? 观众参观时也可以细细寻找比对。


北齐娄叡墓(局部,海报图)

  澎湃新闻记者探访时,恰逢“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北壁”开箱,10多名工作人员合力将其从木盒中抬出。这件壁画上周四(11月10日)凌晨运抵上博,上博为这件长3.2米,高3.5米的壁画“拆门”相迎。这件壁画陈列右手第二间(“水泉梁北齐壁画”的复原墓室边)一个独立的空间之中,从目前布展情况看,观众和这件壁画间仅一块齐人高的玻璃之隔。


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北壁从木箱中抬出

  九原岗北朝墓葬的发掘于2013年,对研究北朝晚期社会生活、绘画艺术以及中国古代建筑史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但遗憾的是,除却穹隆顶上面的星象图及两壁星星点点的残迹,墓室壁画几乎盗揭殆尽,所幸墓道东、西、北三壁的壁画尚大部存留。此次展出的为北壁,其上绘有一座极有气势的木构建筑,两侧有廊相连。金靖之介绍,过去关于北朝的建筑形制只见于文献,“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既是艺术品,也是历史资料。 (详细介绍参见文末此前报道)


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正在布展

  宋金元壁画,多民族融合下的山西

  除了“天似穹庐”展出的三件北朝壁画外,“人亦黄土”部分囊括了宋金元时期的9组(53件)壁画,其中北宋1组,宋金1组,金2组,元代4 组,相比之下,宋金元的壁画没有北朝时期的那么大,可能在观众眼里不是很出彩,但是它的研究价值非常高。


“盂县皇后村宋金壁画墓”已开箱陈列

  看过三件震撼的北朝壁画后,宋金元仅“盂县皇后村宋金壁画墓”已开箱陈列,但上海博物馆展览部金靖之特别向澎湃新闻记者提到了“忻州南呼延村壁画墓” 在展示的五块壁画中,有三幅是牡丹图,两幅为元代的词:一幅是元好问的词,另一幅是致敬元好问的一首《鹧鸪天》,里面用了张养浩的“无穷名利无穷恨,有限光阴有限身”,来抒发胸中的情感。“忻州南呼延村壁画墓”的墓主人姓孟,但元好问是鲜卑族、拓跋氏,但他在金代做官,金代灭亡后他借诗抒发亡国之情。姓孟的汉族人的墓葬中也借助了元好问的词,来抒发他在宋代灭亡之后,复国无望的心情。


布展现场正在等待开箱的宋金元壁画

  山西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从北朝开始一直是北方草原民族统治的,这些壁画中也体现出汉民族与北方草原民族的关系——两者互相融合,汉文化吸收了草原文化产生蜕变,草原民族被汉同化,成为中华文明形成的一部分。比如娄叡墓主人是鲜卑族东安王娄叡,他不是汉人,但是他出行的马背上就有汉人及其他各民族。但到了汉民族统治的唐代,山西成了边关,并驻扎军队。北方草原民族并不容易进入,所以唐代山西地区发展得比较慢,出土唐代的墓葬不多,壁画也很少,这也是此次展览没有唐代壁画的原因。(实习生罗娜对此文亦有贡献)

附: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展品目录

第一部分天似穹庐 (共3组36件)
太原市北齐娄叡墓
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
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

第二部分人亦黄土 (共9组53件)
盂县皇后村宋金壁画墓
繁峙南关村金代壁画墓
忻州南呼延村壁画墓
屯留县康庄工业园区元代M2壁画墓
阳泉东村元墓
平定西关村M1壁画墓
五台县阳白壁画墓
繁峙西沿口壁画墓
繁峙下永兴村壁画墓

责编:韩翰

作者:黄松 陆林汉

文章出处: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