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共考古
公共考古
话说考古之谈公众心目的考古学
发布时间:2012-05-09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报    作者:王益人    点击率:
 
 
    什么是考古学?
    这几乎是每一个考古学者要思量的问题,也是做公众考古必须回答的一个问题。事实上,从1982年我参加工作时起,这个声音就一直萦绕在耳边。那个时候的资讯没有如今发达,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还有这么一门学问,还有这么一群人在搞考古。更不像今天,有什么问题上网一搜就得了。所以,还有人真当回事儿地听你解释一下考古是干什么的。伴随着时代的步伐,考古学被从冰窖中拿了出来,从文革时期的“牛鬼蛇神”变成了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收藏者眼中的珍宝、探险猎奇者的精神食粮、孩子们向往的殿堂。而最庸俗最直白的就是能换钱、能换大钱。因此,考古和考古学在公众的心目中未能幸免地被严重污染了。
    最近,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举办了“我与考古·山西考古文化周”活动。笔者参与了考古志愿者的面试评审。其中突出的问题是考古学知识普及率很低,公众心目中“考古学”与学术上的“考古学”相去甚远——更多的则是与寻宝、收藏、挖墓这些词联系在一起,叫人哭笑不得。自然想起今年4月30日写的一篇随笔,结合本次评审中出现的问题草成此文,或许会对公众正确地了解考古学有所帮助。     
    什么是考古学?既是一个学术问题,也是一个公众问题。在学术层面上,考古学的定义简繁不等,但那近乎“哲学”的定义很少能被公众知晓和理解。什么是考古学——抑或考古学是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白考古学不是什么,或者说不等于什么——也许这样讲更公众一些。
    
    考古学不是寻宝
    
    考古学不是寻宝。那么公众怎么会有这样的认识呢? 那是因为我们的祖先留下来的古代文明中有许多精美绝伦的器物和历史公案,而考古学也是由发现和寻找这些器物和谜底的“古物学”发展而来的。换言之,考古学具有寻宝和探险的某些特质。但现代考古学早已不是这种意义上的“考古学”了。     
    考古学是通过科学发掘获得古代物质文化遗产,进而研究探讨人类演进历程及其规律的学科。考古发掘强调获取资料的完整性、系统性和原始状态;发掘过程中一些精美的考古学资料的确会使我们心潮澎湃、激动不已。近年来一些考古发掘也通过电视直播进入公众视野。考古工作者希望传达给社会和公众的不仅仅是发现的快感,更重要的是对古代文明的景仰和考古学本身的严谨与科学。而媒体需要的是轰动性,现场记者人常常会以“激动万分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让我们期待已久的……”“……宝贝就在下面,马上就要出土了”之类的语言。然而,这样的解说无形中带给观众一个印象和导向——考古等于挖宝。    
    笔者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考古学往往被看作是一门浪漫的具有神秘色彩的学科。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它就是寻宝和收藏,这无疑是极端错误的。的确,考古工作常常伴随着令人激动的发现,由于这些发现的不可多得,使得它具有了无可比拟的经济价值,也使得人们对考古学和考古发现的理解产生了歧义和偏差。    
    考古学是研究古代人类及其社会发展演变的一门科学。它有绚丽多彩、璀璨夺目的一面,也有灰头土脸、稀松平常的一面。而且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不被人们看好的后者。对于考古学家来说,他们的一生基本上是与石头瓦块打交道——从中搜寻着古代人类发展、进步的足迹——发掘和整理出能够让公众理解和认识的知识,正是考古学家的职责和追求所在。就像科林·伦福儒和保罗·巴恩所说的那样:‘考古学既是野外的体力劳动,也是书斋的实验室里的智力锻炼。’任何伟大的发现都来自于他们的不懈努力和追求,有体力的,更有脑力的。”
    
    考古学不是收藏
    
    考古学不是收藏,也不是鉴宝。     
    对于广大公众来说,考古学知识的认知主要来源于电视、书报等媒介,而媒体能否正确的认识并给予正确的引导成为关键。近年来,“鉴宝”类节目把公众引向了收藏和寻宝的热潮之中,很多人一谈起这类节目就眉飞色舞,可以看得出他们从中找到了快乐,但更多的是对收藏的盲从。本次“考古志愿者”招聘的范围是非考古学专业背景的人群,在面试中,很多应聘者谈到他们的考古学兴趣以及对考古学的认识和热情时,都说是来自于电视节目。只有一些在校大学生是从专业书籍中获得考古学知识的。《鉴宝》《华豫之门》和《探索·发现》是几个常被提及的节目。有志愿者认为《鉴宝》和《华豫之门》这类的节目太功利,铜臭气十足,没能起到正确的引导作用,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有负面作用。他们更愿意看集趣味性知识性与一身的《国宝档案》《探索·发现》。    
    在普通大众的意识中,考古与文物、收藏不分家。其实它们有很大区别。考古是行为、方法,文物是物质、财富;考古发掘获得的均属于文物,但文物绝不仅限于考古发掘,还包括古代建筑、寺庙等地面文物以及社会中流散的古代日常用具和艺术品等。收藏主要针对的是流散文物,具有收集、鉴赏和交换的功能与性质。收藏的机构不同,其目的和功能也不同。一般来说文物归国有机构(如博物馆)收藏。然而,近年来“全民收藏”风起云涌。我们不否认私人收藏在一定程度上兼有文物保护的功能。但在时下的拜金思潮中,这种力量又是何其微弱。目前收藏热几乎到了一种疯狂的地步,收藏的社会化没能提高社会大众的文化素养,而更多的是与私欲、金钱、走私、甚至腐败联系在一起。正如吴树先生在《谁在收藏中国》一书中所说的那样:“我国的文物市场面临的难题是:收藏与毁灭交响、贪婪与审美共存……近十年来,无论在国内外拍场,那些价值连城的藏品从何而来?最终的获利者又是谁?中国文物市场重新开放二十年来,我们究竟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这些振聋发聩的发问无情的拍打着我脆弱的胸膛……
    
    考古学不是猎奇
    
    考古学既不像衣食住行那样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也不像流行音乐那样受众广泛。因此,往往被冠以种种神秘的色彩。一直以来考古都很引人注目,考古的新发现常常会成为新闻媒体争相报道的头条,而这些关注给社会带来考古知识和信息的同时,也带来了躁动。     
    当代考古学起源于西方,那些雄心勃勃的探险家开启了考古学的航船,但他们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探寻历史和文明,而是为了“搜寻和掠夺他国的文物珍宝,为欧洲的贵族和博物馆提供藏品”,换取不义之财。在志愿者面试中我们发现,很多应试者带有强烈的好奇心和探险精神。这是值得肯定的,因为考古工作者需要有好奇心和探险精神。然而考古不是猎奇。     
    考古工作的确会有许多令人惊奇的发现,那是因为祖先未曾“告诉”我们他们曾经的故事。考古学可以满足这种好奇心理,但绝不仅仅如此,必须有正确的方法、缜密的思考。考古者需要一点点探险精神,更需要的是吃苦精神和奉献精神。考古学是一种很好的思维训练方法。它需要我们思考人类历史、思考社会发展规律。思考是快乐的,有时也是痛苦的,思考的过程也就是学习的过程,把这种思考奉献出来,与社会分享、与后代分享,这也是考古研究的一份责任。考古学研究和文化遗产保护并不仅仅是今天人类社会的需要,同时也是对祖先和子孙后代的一份责任。我们说,文物资源是有限的,地上地下的文物资源正以惊人的速度消亡着。我们抢救这些消亡中的“遗产”,是为了把祖先的文化精髓传承给子孙后代。但人类的能力是有限的,即便是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也是如此。如果不能正确的处理好保护的问题,仅仅为了满足当代自我发现的快感,伤害的是文化遗产和子孙后代的利益。     
   考古不仅是考古学家的事情,也是大家的事情、公众的事情、全社会的事情。当今社会网络、资讯十分发达。对与错、好与坏、黑与白混杂在一起,传统概念传统思想一再被颠覆,社会的价值体系遭到了严重侵蚀。在本次活动中有多个应聘者谈到看了《鬼吹灯》一类的小说,这类小说的好与坏自有公论,不必评述。然而,虚构的情节却煽动起青少年的好奇心,使他们以假为真。目前,《鬼吹灯》这类小说已经泛滥成为了一个产业,被称之为是一种“文化现象”,有人说这是社会转型时期的必然,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挣钱是第一位的。但没有原则的攫取财富,无异于饮鸩止渴。
    
    考古学不是挖墓
    
    “要想富,挖古墓,一夜能成万元户”。挖墓,在普遍意识中,是与“财富”联系在一起的,而考古至今仍被一些人认为是“为国家挖墓”,只是财富的去向不同罢了。在“百度贴吧”中有网友认为:“公众考古学的欠缺,造就了大批人抱着发财梦学考古、寻宝梦学考古。” 这话初看起来有几分道理,但实际上更深层次的问题不在于此,而在于社会公德的缺失。     
    公众考古学的失位是每位考古工作者应该深思的,我在本次活动的一次对话会上说过:“考古学不是寻宝,不是猎奇,不是挖墓,在这次考古自愿者的面试工作中,发现大家对考古的认识千差万别。这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到位,只注重了研究工作,钻在自己的象牙塔里,没有注重文博知识、考古学成就的普及工作。”然而,是不是有了公众考古和普及工作就能消灭盗墓贼呢?显然不能,这就像门上上锁一样,对于盗贼来说“锁”是没有用的。     
   公众考古学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对社会大众考古学知识的普及,唤醒大家对祖先的崇拜、对伟大祖国的热爱,提升大家的历史责任感,从而呼唤公共道德的回归。对那些利欲熏心的盗墓者而言,这些毫无用处——他们的考古知识一点都不少,他们缺少的是道德和法律的制裁。     
   地下文物属于物质文化遗产,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全社会共有的公共资源和精神财富。它是国家历史文化的组成部分,是一个民族的根与魂。考古学是为了抢救和保护这些文化遗产进行的科学活动。考古学的产品是精神层面的,而不是物质层面的。它通过科学有序的发掘研究古代人类文明中的物质遗存,进而阐释人类历史发展脚步,揭示人类社会各个历史阶段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发展水平,并将其展示给社会大众。放眼人类发展历程,一切个人行为都是渺小的。因为有了考古学,我们知道了北京猿人、懂得了人类进化;因为有了考古学,我们才能更深入的了解秦始皇那雄伟的地下兵阵。当你走进博物馆,在欣赏精美的历史文物的同时,请记住这些熠熠闪光的器物是有考古记录的,是祖先留给子孙万代的公共财富。请记住文物归国家所有,考古是国家行为,任何试图据为己有的行为都是违法的。    
   我们说,考古学和考古学家在研究的同时肩负着保护和传承历史文化的重任。在我国经济建设大发展的时期,各级考古机构主要以配合基本建设的文物保护为主,同时也兼顾重点文物的保护发掘。在本次活动中,唐继根博士讲到了曹操墓的发掘是由于盗墓贼的不断光顾,已经危及到墓室的安全,不得已进行的抢救性发掘。有人说:“你们考古的水平也太out了,老是跟在盗墓贼的屁股后面挖。” 其实他不懂,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每平方公里的文物考古从业人员还不足0.01人。
    
    考古学不等于GDP
    
   说到挖墓,不得不想到另外一个话题。考古学不等于GDP。
    
   高蒙河先生在《考古不是挖宝》一书中指出:“中国每年有500个考古队在野外工作……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考古工地无论如何也不过分,说中国有世界上最多的考古发现怎么也不夸张”。凤凰网读书频道为此书第一部分所加的推介语:“根据中国层出不穷的考古发现,可以断言中国考古进入了一个黄金时代。”说实话,这种史无前例的“考古工程”自然与GDP分不开,但我不敢说这就是考古学。考古学要沉下心来“考”,“光挖不考”不是考古学。正如陈淳先生所言“当代考古学早已超出以发掘为基本操作的一套技术范畴,它还包括了从采集的样本中提炼各种信息,了解遗址中人类的活动,并承担对证据所反映的各种现象进行解释的艰巨任务。” 对考古学研究和文化遗产保护而言,高速度带来的是高伤害,这种局面未必能叫“黄金时代”。    
   另一方面,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发展第三产业,把“挖墓”当成了产业来抓。有报道:“四川眉山市彭山县旅游局和牧马乡政府甚至为此特地编制了《彭山县汉昭烈帝刘备墓规划方案》……为什么曹操墓的纷争尚未尘埃落定,刘备墓又要来凑热闹?观察者多将此现象的出现理解为GDP作祟。”(《考古学被指沦为发财经遭遇怀疑危机》,《山东商报》2010年9月16日)     
   我们不反对在积极保护的前提下,合理的利用已有文物考古资源发展第三产业,但为了发展第三产业去做考古是竭泽而渔,是本末倒置。任何过度“消费”都会对考古学这门学科造成伤害。     
   也许小小一个考古学不应该引出这许多沉重的社会话题,但考古学是社会的一部分,对公众考古来说是必须面对的事情。在本次面试活动中有两个方面令人印象深刻:一是公众参与的热情空前高涨,报名的有150多人,参加面试的有将近90人。其中以80后在职人员和90后的在校大学生为主。二是大学生虽然当“志愿者”的热情和素质很高,但文物考古知识普遍较少,理工科大学的学生相对于综合性大学更少。本次“我与考古·山西考古文化周” 在山西大学举办就是走进大学校园的一次很好的尝试,我们希望以后能更多的走进理工科院校。本文谈到一些与考古不相干的话题,不周之处祈望学界和公众批评指正。(《中国文物报》2011年2月25日 )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公共考古

话说考古之谈公众心目的考古学

发布时间: 2012-05-09

 
 
    什么是考古学?
    这几乎是每一个考古学者要思量的问题,也是做公众考古必须回答的一个问题。事实上,从1982年我参加工作时起,这个声音就一直萦绕在耳边。那个时候的资讯没有如今发达,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还有这么一门学问,还有这么一群人在搞考古。更不像今天,有什么问题上网一搜就得了。所以,还有人真当回事儿地听你解释一下考古是干什么的。伴随着时代的步伐,考古学被从冰窖中拿了出来,从文革时期的“牛鬼蛇神”变成了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收藏者眼中的珍宝、探险猎奇者的精神食粮、孩子们向往的殿堂。而最庸俗最直白的就是能换钱、能换大钱。因此,考古和考古学在公众的心目中未能幸免地被严重污染了。
    最近,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举办了“我与考古·山西考古文化周”活动。笔者参与了考古志愿者的面试评审。其中突出的问题是考古学知识普及率很低,公众心目中“考古学”与学术上的“考古学”相去甚远——更多的则是与寻宝、收藏、挖墓这些词联系在一起,叫人哭笑不得。自然想起今年4月30日写的一篇随笔,结合本次评审中出现的问题草成此文,或许会对公众正确地了解考古学有所帮助。     
    什么是考古学?既是一个学术问题,也是一个公众问题。在学术层面上,考古学的定义简繁不等,但那近乎“哲学”的定义很少能被公众知晓和理解。什么是考古学——抑或考古学是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白考古学不是什么,或者说不等于什么——也许这样讲更公众一些。
    
    考古学不是寻宝
    
    考古学不是寻宝。那么公众怎么会有这样的认识呢? 那是因为我们的祖先留下来的古代文明中有许多精美绝伦的器物和历史公案,而考古学也是由发现和寻找这些器物和谜底的“古物学”发展而来的。换言之,考古学具有寻宝和探险的某些特质。但现代考古学早已不是这种意义上的“考古学”了。     
    考古学是通过科学发掘获得古代物质文化遗产,进而研究探讨人类演进历程及其规律的学科。考古发掘强调获取资料的完整性、系统性和原始状态;发掘过程中一些精美的考古学资料的确会使我们心潮澎湃、激动不已。近年来一些考古发掘也通过电视直播进入公众视野。考古工作者希望传达给社会和公众的不仅仅是发现的快感,更重要的是对古代文明的景仰和考古学本身的严谨与科学。而媒体需要的是轰动性,现场记者人常常会以“激动万分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让我们期待已久的……”“……宝贝就在下面,马上就要出土了”之类的语言。然而,这样的解说无形中带给观众一个印象和导向——考古等于挖宝。    
    笔者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考古学往往被看作是一门浪漫的具有神秘色彩的学科。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它就是寻宝和收藏,这无疑是极端错误的。的确,考古工作常常伴随着令人激动的发现,由于这些发现的不可多得,使得它具有了无可比拟的经济价值,也使得人们对考古学和考古发现的理解产生了歧义和偏差。    
    考古学是研究古代人类及其社会发展演变的一门科学。它有绚丽多彩、璀璨夺目的一面,也有灰头土脸、稀松平常的一面。而且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不被人们看好的后者。对于考古学家来说,他们的一生基本上是与石头瓦块打交道——从中搜寻着古代人类发展、进步的足迹——发掘和整理出能够让公众理解和认识的知识,正是考古学家的职责和追求所在。就像科林·伦福儒和保罗·巴恩所说的那样:‘考古学既是野外的体力劳动,也是书斋的实验室里的智力锻炼。’任何伟大的发现都来自于他们的不懈努力和追求,有体力的,更有脑力的。”
    
    考古学不是收藏
    
    考古学不是收藏,也不是鉴宝。     
    对于广大公众来说,考古学知识的认知主要来源于电视、书报等媒介,而媒体能否正确的认识并给予正确的引导成为关键。近年来,“鉴宝”类节目把公众引向了收藏和寻宝的热潮之中,很多人一谈起这类节目就眉飞色舞,可以看得出他们从中找到了快乐,但更多的是对收藏的盲从。本次“考古志愿者”招聘的范围是非考古学专业背景的人群,在面试中,很多应聘者谈到他们的考古学兴趣以及对考古学的认识和热情时,都说是来自于电视节目。只有一些在校大学生是从专业书籍中获得考古学知识的。《鉴宝》《华豫之门》和《探索·发现》是几个常被提及的节目。有志愿者认为《鉴宝》和《华豫之门》这类的节目太功利,铜臭气十足,没能起到正确的引导作用,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有负面作用。他们更愿意看集趣味性知识性与一身的《国宝档案》《探索·发现》。    
    在普通大众的意识中,考古与文物、收藏不分家。其实它们有很大区别。考古是行为、方法,文物是物质、财富;考古发掘获得的均属于文物,但文物绝不仅限于考古发掘,还包括古代建筑、寺庙等地面文物以及社会中流散的古代日常用具和艺术品等。收藏主要针对的是流散文物,具有收集、鉴赏和交换的功能与性质。收藏的机构不同,其目的和功能也不同。一般来说文物归国有机构(如博物馆)收藏。然而,近年来“全民收藏”风起云涌。我们不否认私人收藏在一定程度上兼有文物保护的功能。但在时下的拜金思潮中,这种力量又是何其微弱。目前收藏热几乎到了一种疯狂的地步,收藏的社会化没能提高社会大众的文化素养,而更多的是与私欲、金钱、走私、甚至腐败联系在一起。正如吴树先生在《谁在收藏中国》一书中所说的那样:“我国的文物市场面临的难题是:收藏与毁灭交响、贪婪与审美共存……近十年来,无论在国内外拍场,那些价值连城的藏品从何而来?最终的获利者又是谁?中国文物市场重新开放二十年来,我们究竟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这些振聋发聩的发问无情的拍打着我脆弱的胸膛……
    
    考古学不是猎奇
    
    考古学既不像衣食住行那样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也不像流行音乐那样受众广泛。因此,往往被冠以种种神秘的色彩。一直以来考古都很引人注目,考古的新发现常常会成为新闻媒体争相报道的头条,而这些关注给社会带来考古知识和信息的同时,也带来了躁动。     
    当代考古学起源于西方,那些雄心勃勃的探险家开启了考古学的航船,但他们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探寻历史和文明,而是为了“搜寻和掠夺他国的文物珍宝,为欧洲的贵族和博物馆提供藏品”,换取不义之财。在志愿者面试中我们发现,很多应试者带有强烈的好奇心和探险精神。这是值得肯定的,因为考古工作者需要有好奇心和探险精神。然而考古不是猎奇。     
    考古工作的确会有许多令人惊奇的发现,那是因为祖先未曾“告诉”我们他们曾经的故事。考古学可以满足这种好奇心理,但绝不仅仅如此,必须有正确的方法、缜密的思考。考古者需要一点点探险精神,更需要的是吃苦精神和奉献精神。考古学是一种很好的思维训练方法。它需要我们思考人类历史、思考社会发展规律。思考是快乐的,有时也是痛苦的,思考的过程也就是学习的过程,把这种思考奉献出来,与社会分享、与后代分享,这也是考古研究的一份责任。考古学研究和文化遗产保护并不仅仅是今天人类社会的需要,同时也是对祖先和子孙后代的一份责任。我们说,文物资源是有限的,地上地下的文物资源正以惊人的速度消亡着。我们抢救这些消亡中的“遗产”,是为了把祖先的文化精髓传承给子孙后代。但人类的能力是有限的,即便是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也是如此。如果不能正确的处理好保护的问题,仅仅为了满足当代自我发现的快感,伤害的是文化遗产和子孙后代的利益。     
   考古不仅是考古学家的事情,也是大家的事情、公众的事情、全社会的事情。当今社会网络、资讯十分发达。对与错、好与坏、黑与白混杂在一起,传统概念传统思想一再被颠覆,社会的价值体系遭到了严重侵蚀。在本次活动中有多个应聘者谈到看了《鬼吹灯》一类的小说,这类小说的好与坏自有公论,不必评述。然而,虚构的情节却煽动起青少年的好奇心,使他们以假为真。目前,《鬼吹灯》这类小说已经泛滥成为了一个产业,被称之为是一种“文化现象”,有人说这是社会转型时期的必然,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挣钱是第一位的。但没有原则的攫取财富,无异于饮鸩止渴。
    
    考古学不是挖墓
    
    “要想富,挖古墓,一夜能成万元户”。挖墓,在普遍意识中,是与“财富”联系在一起的,而考古至今仍被一些人认为是“为国家挖墓”,只是财富的去向不同罢了。在“百度贴吧”中有网友认为:“公众考古学的欠缺,造就了大批人抱着发财梦学考古、寻宝梦学考古。” 这话初看起来有几分道理,但实际上更深层次的问题不在于此,而在于社会公德的缺失。     
    公众考古学的失位是每位考古工作者应该深思的,我在本次活动的一次对话会上说过:“考古学不是寻宝,不是猎奇,不是挖墓,在这次考古自愿者的面试工作中,发现大家对考古的认识千差万别。这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到位,只注重了研究工作,钻在自己的象牙塔里,没有注重文博知识、考古学成就的普及工作。”然而,是不是有了公众考古和普及工作就能消灭盗墓贼呢?显然不能,这就像门上上锁一样,对于盗贼来说“锁”是没有用的。     
   公众考古学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对社会大众考古学知识的普及,唤醒大家对祖先的崇拜、对伟大祖国的热爱,提升大家的历史责任感,从而呼唤公共道德的回归。对那些利欲熏心的盗墓者而言,这些毫无用处——他们的考古知识一点都不少,他们缺少的是道德和法律的制裁。     
   地下文物属于物质文化遗产,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全社会共有的公共资源和精神财富。它是国家历史文化的组成部分,是一个民族的根与魂。考古学是为了抢救和保护这些文化遗产进行的科学活动。考古学的产品是精神层面的,而不是物质层面的。它通过科学有序的发掘研究古代人类文明中的物质遗存,进而阐释人类历史发展脚步,揭示人类社会各个历史阶段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发展水平,并将其展示给社会大众。放眼人类发展历程,一切个人行为都是渺小的。因为有了考古学,我们知道了北京猿人、懂得了人类进化;因为有了考古学,我们才能更深入的了解秦始皇那雄伟的地下兵阵。当你走进博物馆,在欣赏精美的历史文物的同时,请记住这些熠熠闪光的器物是有考古记录的,是祖先留给子孙万代的公共财富。请记住文物归国家所有,考古是国家行为,任何试图据为己有的行为都是违法的。    
   我们说,考古学和考古学家在研究的同时肩负着保护和传承历史文化的重任。在我国经济建设大发展的时期,各级考古机构主要以配合基本建设的文物保护为主,同时也兼顾重点文物的保护发掘。在本次活动中,唐继根博士讲到了曹操墓的发掘是由于盗墓贼的不断光顾,已经危及到墓室的安全,不得已进行的抢救性发掘。有人说:“你们考古的水平也太out了,老是跟在盗墓贼的屁股后面挖。” 其实他不懂,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每平方公里的文物考古从业人员还不足0.01人。
    
    考古学不等于GDP
    
   说到挖墓,不得不想到另外一个话题。考古学不等于GDP。
    
   高蒙河先生在《考古不是挖宝》一书中指出:“中国每年有500个考古队在野外工作……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考古工地无论如何也不过分,说中国有世界上最多的考古发现怎么也不夸张”。凤凰网读书频道为此书第一部分所加的推介语:“根据中国层出不穷的考古发现,可以断言中国考古进入了一个黄金时代。”说实话,这种史无前例的“考古工程”自然与GDP分不开,但我不敢说这就是考古学。考古学要沉下心来“考”,“光挖不考”不是考古学。正如陈淳先生所言“当代考古学早已超出以发掘为基本操作的一套技术范畴,它还包括了从采集的样本中提炼各种信息,了解遗址中人类的活动,并承担对证据所反映的各种现象进行解释的艰巨任务。” 对考古学研究和文化遗产保护而言,高速度带来的是高伤害,这种局面未必能叫“黄金时代”。    
   另一方面,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发展第三产业,把“挖墓”当成了产业来抓。有报道:“四川眉山市彭山县旅游局和牧马乡政府甚至为此特地编制了《彭山县汉昭烈帝刘备墓规划方案》……为什么曹操墓的纷争尚未尘埃落定,刘备墓又要来凑热闹?观察者多将此现象的出现理解为GDP作祟。”(《考古学被指沦为发财经遭遇怀疑危机》,《山东商报》2010年9月16日)     
   我们不反对在积极保护的前提下,合理的利用已有文物考古资源发展第三产业,但为了发展第三产业去做考古是竭泽而渔,是本末倒置。任何过度“消费”都会对考古学这门学科造成伤害。     
   也许小小一个考古学不应该引出这许多沉重的社会话题,但考古学是社会的一部分,对公众考古来说是必须面对的事情。在本次面试活动中有两个方面令人印象深刻:一是公众参与的热情空前高涨,报名的有150多人,参加面试的有将近90人。其中以80后在职人员和90后的在校大学生为主。二是大学生虽然当“志愿者”的热情和素质很高,但文物考古知识普遍较少,理工科大学的学生相对于综合性大学更少。本次“我与考古·山西考古文化周” 在山西大学举办就是走进大学校园的一次很好的尝试,我们希望以后能更多的走进理工科院校。本文谈到一些与考古不相干的话题,不周之处祈望学界和公众批评指正。(《中国文物报》2011年2月25日 )
 

作者:王益人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报